假期!假期?
FacebookTwitterGoogle+EvernoteWhatsAppBaiduWordPressSina WeiboBlogger PostLinkedIn分享

2016/08/07 - - 0 条评论

韵韵说:
“今年暑假,我在苏州通过问爷爷和奶奶知道了好多苏州美食。它们看起来都很好吃,我只吃过其中一些,希望以后能都尝一遍。
爸爸陪我做了以下的美食报告。”

 

一碗不可缺少的红烧肉

一碗红烧肉,做好了入口即化,美味诱人,欲罢不能。

尝过一回,印象就有,念想就在,因从中得过收获。

念这一口了,想让爱人们也尝尝美味,就四处去找。

尽管未必找得到心中那般滋味,但追寻的愿望是动力,追寻的过程就是生活。

旅行可不就是碗不可或缺的红烧肉?

IMG_20160802_182739

回来后问韵韵这几天都去了哪些地方,见到了些什么,她却说不记得了。

难道真的是一片空白?

所以本来我都不想写了,却还得图文结合写一些,确保等她老了追忆起来有点素材。

孩子都是如此记忆短暂,过了就忘么?还是因为她的憨与懒。

脑门上滴答着豆大的汗珠……
从苏州那天起就面对38度以上的酷热,已经一周,心理防线要被击溃。
本想着不过是换个地方,该有的工作、学习不耽误,可实际情况是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基本上没有战斗力,甚至连吃个饭都那么费劲。
热是如此的旷日持久,热是那么令人绝望……
还有屋檐下大小两个宝贝儿,你方唱罢她开嗓……
凉快的地方都太远,去迎一迎台风吧。
尽管台风无情,但看来也只有靠它来给祖国的东南降温了。
浙江和福建两省有着弯曲的海岸线,每年7-9月,那儿是太平洋台风最常登陆的地方。
除了台风,还有大海、海鲜、古村、青山。
2016/04/17 - - 0 条评论
上周写了个《我的女人》。
写完读了好几遍,自己都感动,真的。
四月是多美的时节,万物发生。
四面的风,吹来了五色的花朵,花香又随风钻进鼻子,令人愉悦,春气发动。
那年那天,我们约好穿上了代表春天的绿色衣服,在大红的背景下拍下了一张照。
大红大绿的来到了民政局。
明天是结婚十周年纪念倒数一周年的日子。
想写几句关于我和我的女人。
 IMG_20150723_135529
2016/04/12 - - 0 条评论
几年前看剧作的时候眼前一亮,如今读完书作,仍然意犹未尽。
主人公,一个是美国的弗朗西斯,一个是英国的弗朗西斯。
“能工巧匠”们搭起了一座看似雄伟但又危如累卵的房子,并成为房子的主人。
又是匠人又是主人。他们保持着足够的流动性,有进入的,有出来的。
进去的看上去报复远大,出来的除了极个别的功成身退者,大多数都是失败者的身份。
一副纸牌,垒起建筑,用人肩膀,登上塔尖。
从底层到顶层,无论谁伤了、病了、不在了,总有后继者迅速填补,就如科幻电影中宇宙飞船的自我防御系统。
纸牌屋,表面雄伟,感觉危险,但却是不会倒下的大厦。
来来往往,虽都是过客,但缺了谁的砖瓦都影响了房子的美。
房子里上演着一场场政治故事。
政治怎么理解?是现实的官场、是腥风的江湖、是博弈的游戏。

纸牌屋
狗始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