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西藏

阅读提示

第一部分,根据游览日期顺序书写。

第二部分,以若干话题为写作对象。

第一部分  行走西藏

7月18日,北京-拉萨

失眠了半夜,终于到了起床的时间。大学毕业后,几乎没有过睡不着觉的时候,难道这也是高原反应?同时,还感觉有些牙疼。

7点10分,背起新买的旅行包,走出家门开始行程。包的分量让我有点找不到重心,开始担心背着它在西藏行走的困难。地铁、check、安检、登记,一切都很顺利,飞机也按计划在9点就上了跑道。在阴雨的日子能正点起飞是幸运的,或许是有位同机的高级领导暗中指挥了下指挥塔。嚼着牛肉烧饼,预想着12点能到达经停的成都。

在目的地到达前,通常会有许多关于目的地的信息占据大脑。昨晚,先行的游伴送来消息,拉萨的局面绝对紧张,市区戒严,景点关闭,甚至说作为达赖主寺的哲蚌寺与色拉寺的喇嘛们正待命暴动,听起来一场蓄谋依旧的骚乱即将发生。尽管我坚信我们是安全的,相信党和政府会保护好我们,但还是开始告诫自己到那后要与人同行,不乱走乱跑。选择了一个颇为敏感的时期前往拉萨,倒是增添了不少的禁忌。在3万8千英尺的高空,只能期望一切顺利。

下午3点半,顺利达到了贡嘎机场。机场很小,感觉没几步就走了出来,钻进大巴,直奔市区。前一天,耗资16亿元的机场高速刚刚由习太子剪彩开通,今天我成为了第一批享用者,进城比原来缩短了30分钟。

按照预订,住进了位于拉萨仙足岛小区的图南居客栈。

来的真是时候,赶上西藏解放60周年大庆,全城戒严,出入受限,未来几天的旅程充满凶险和不测。

 

7月19日,拉萨

失眠了一夜,领教了高原反应。 被高原反应折腾了一宿,我决定早上去拉萨河边上做几次深呼吸。迎着清晨的凉风,我坐在拉萨河的岸边围栏上,深呼吸,玩手机。突然迎面开过来一辆警车,车上3个警察开始盘问我:你在干嘛?你住哪里?我正经回答完问题后主动跟警察挥手再见。幸好没有深问,否则可要牵连了图南居的小马哥。

6月中旬开始,由于拉萨的绝大多数青年旅社没有营业执照,所以成为了大庆检查的重点,大多旅社的老板因为无证经营屡被拘留。我住在图南居,老板小马哥很是谨慎。顶风作案,风险很大。万一有闪失,他被拘,我们被赶走。

图南居作为一个典型的家庭旅社,驴友来来往往,成为结交朋友的地方,貌似大家都还是挺谈得来的。昨天晚上,简单聊聊就组了个5人小组,去八角街的玛吉阿米吃饭。

传说中的玛吉阿米,简直是场杯具。看来名声在外的地方只是用来调戏游客感情的。总结两点,贵,慢。小资和昏暗的环境是这里的特点,据说就是为了求艳遇者准备的,显然我们是来错了地方。回来后,几乎每个人都在鄙视我们去了那个地方。其实在踏进饭店前,在问路的时候,我们就被一个大姐提示过。大姐给我们指完路,走出200多米后,突然回头,在大昭寺的广场上,向我们大喊:“千万别去玛吉阿米,那儿特别不好吃!”

一个叫dior的哥们,来西藏20多天了,早上带我们去和甜茶。瞧着哥们对拉萨的熟悉程度,完全可称他为藏漂。拉萨有很多小茶馆,藏民开的,供应甜茶和小吃。甜茶味道不错,口感有点像奶茶,价格很便宜,几块钱一壶。每间茶馆里都会看到三三两两的藏民边喝边聊。喝了几杯后,dior被他在拉萨的新友叫去打牌,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喝完一壶,我们开始在八角街转街走。千万不要在八角街逆时针行走,否则这种颠覆藏族传统的举止将遭到藏族同胞的白眼,甚至是指责。走到传说中的大昭寺,看来了传说中的五体投地。若干藏民在大昭寺的门口虔诚的膜拜,从她们的眼神便能感觉到她们心中的佛,她们心中的香巴拉。由于大昭寺的大门很小,远不如内地的寺院气派,所以一开始我都没有找到从哪里进门,当我找到后,发现门口贴出一张简陋的a4纸,写到7月19日、20日,大昭寺不接待朝佛者和游客。之前的担心被验证,只得放弃大昭寺。

习太子的到来,让拉萨变的很不正常。无奈下,我们打算去小昭寺试试运气。

小昭寺与大昭寺建于同期,规模要小很多,地位与级别在藏传佛教与大昭寺相去甚远,但这还是一个别具特色的寺院。绕殿一周的转经回廊、廊壁上的无量寿佛何白度母的壁画、汉藏结合的建筑风格给我留下的印象。

一到拉萨就听人说起这里的炸土豆,说其好吃,却还不知长何模样。从小昭寺出来后,挑了街上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吃店,据说美味通常都出自这样的小门面。炸土豆、凉粉、凉皮统统上来,6人吃罢,17块钱。虽然卫生条件差点,但味道还过得去,而且还这么便宜。

回客栈稍作休整后,下午的目的地是色拉寺。由于之前我向大家传达了色拉寺危险的信息,但现在又号召大家去参观,遭到一片职责。危险常在,但不应当影响游览的步伐。

色拉寺依山而建,在山脚下看去颇为秀丽。色拉寺是达赖的地盘,是格鲁派的6大寺之一。感觉上这是有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寺院,占了大半个山头,扎仓、错钦、康村数量众多,所以这里像是一个宗教城市。色拉寺最被人熟知的是这里的辨经。从字面意思上理解,辨经应当是喇嘛们学习佛经的一种方式。走进辨经场,发现观众比演员还要多,辨经的喇嘛们声情并茂,还配合有夸张的动作。据我的观察,尽管有大喇嘛督场,但小喇嘛的辨经更像是一场表演,更像是她们的儿戏。每天2个小时的辨经,刻刻都有无数的观众,怪不得表演地如此纯熟。据说色拉寺所在的色拉乌孜山上,有一个天葬台,由于山势甚高,恐有高反,未前往。

被推荐去大昭寺广场东侧的拉萨厨房餐厅吃晚饭,据说是个不错的地方。点了一份尼泊尔套餐,平平,平淡,只对那类似学生食堂的餐盘留下点映像。

回到图南居,吃完水果,电话租车公司与车头确认明天开始的行程和时间,并与司机约定了见面地点和时间。未来的5天,将与其他3人一起,开始远离拉萨的西藏旅程。

 

7月20日,拉萨-纳木错-日喀则

根据当初的约定,我们4个人在20日早上第一次会合组团。yy,jy,yj,jj,简直就是y和j的组合。同时,也与将在未来5天与我们同行的次仁米玛师傅会合。

早上7点15分,我们从jj住的仙足岛生态小区门口出发,踏上了行程。由于习太子的缘故我们不得不改变行程,将第一站从林芝改到纳木错。这一改变的的影响就是让我们不得不从高海拔开始欣赏美景。起初的行程总是很令人憧憬的,不过西藏近期的天气连续阴雨,是否能看到透亮美丽的纳木错呢?

一路海拔扶摇直上,略微已经有了高原反应。到达那根山口,米玛师傅让招呼我们下车拍照,这第一次下车的经历,让我们之后遭受重创,特别是jj和我。5100米的山口,狂风伴随冷雨,我们短袖出门,几乎成为冰人。低温大风的效果立竿见影,再加上日渐强烈的高原反应,我们还没到纳木错,脑袋已经很胀痛了。很多游客选择住在纳木错,以便在湖边欣赏日出与日落,据说相当地令人印象深刻。米玛师傅建议我们不必住在这里,一来近日天气糟糕,八成看不到日出日落,二来4700米的湖区海拔对于我们来讲有些高,预计很难安然入眠。我们接受建议,计划在欣赏完纳木错湖的美景后便驱车赶往日喀则。

 

支付完人均120的买路看景费后,我们进入了纳木错景区,远远看到纳木错湖了,天气也渐渐能够晴朗起来,已经能够看到天空淡淡的蓝色。米玛师傅把我们拉到扎西半岛,说起来,当看到如此具有景区特点的地方,看到数量众多的游客,我的心凉了半截。对于我来讲,越是景区越可能庸俗,越是没有趣味,越是缺乏真正可以享受的环境。如果我自己开车去的话,绝对不会选择扎西半岛,而是默默选择一个随意的湖边,独自享受专属于我的美景。尽管镜头里打酱油的人很多,但纳木错不愧于其西藏圣湖的称号,在蓝天白云下透出神圣的美丽。我庸俗的花了20块钱,骑上了一头牦牛,走近纳木错的水里,拍下了照片。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段路程是如此的艰辛,如此的不可测,如此的折磨人。最开始还在为因离开5000米而减缓的头晕庆幸,并看到了中学课本上出现过的羊八井温泉。考虑到羊八井的硫磺水质,加之身体不适,我们没有花那几十块钱进去泡澡。随之而来的是一长段土路,颠,颠,颠到内脏错位,这一路差不多100来公里,开出来后,我当时心里想的是终于开始走上康庄大道了。走在318国道上,自然舒坦许多,但好景也不长,没开多远就被迫停车。7月雨季的西藏,多有泥石流和塌方,在我们前面就是一处塌方,据说已经堵了30分钟,目前正有清障车在前面作业,我们疲劳异常,当时已经连续开了6个多小时,但还是只得被迫下车。后面开来一车,问我前面情况,我简单解释后,司机哥们跟我说,他刚才在后面也遇到塌方,就差2秒钟就被大石头砸到,他后面的车一辆也没有过来,全被赌住了。真是万幸!

祸不单行的说法是有些道理的,接下来继续遇到各种情况,让人措手不及。好不容易称病插队,少排了20分钟堵队伍而在第一时间通过了塌方现场,在距离日喀则还有70公里左右的地方又遇到了封路状况,原因是习太子晚些时候要光临日喀则,要通过前面那段路。于是,我等庶民只得为太子献身。其实我们要是在路上遇到太子会主动为其让道,并为之欢呼,何必要拒我等于百里之外呢?当时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等到太子远去,但时间不可知,二是绕行拉日铁路的施工便道。我们,以及同期到达的几辆车选择了后者。施工便道,完全是一片雨后的泥泞,没有路,只有车辙,没有人烟,只有我们。由于没有成形的路也没有指示牌,我们几辆车多次的走错,折返,再往前,行进速度相当慢,眼看天就已经黑了,而身边确因为没有路灯而伸手不见五指。最大的悲剧终于出现,我们陷车了,陷在一个大水坑中,陷的很深。这时与我们同行的一辆车已经安全驶过,还有一辆旅行中巴车在我们后面。我们的事故让大家都停了下来,大家开始齐心协力把车弄出来。第一轮是用麻绳拉,结果麻绳扯断,失败;第二轮是用石头填水坑让后车绕过,结果失败,后车也陷车;第三轮是继续填坑,并用粗绳将中巴车拉出来,费劲气力,在中巴车差点侧翻的情况下,勉强将其救出,随后中巴车先行赶路去往阿里;第四轮,两个藏族老乡找来1跟钢丝绳,绑好后前车猛拽,终于将我们的车拉出泥沼。整个自救过程耗时1个半小时,全程大家是精诚团结,齐心协力,特别是那几位藏族司机。这是平生遇到的惊险时刻,当时都已经拜托jessica问到了日喀则公安局的电话,要是最后钢丝绳不起作用,看便是只得求救政府了,我等草民不想添乱阿。抬头仰望天空,这里的星星布满天空而且尤其明亮,美。

重新开始,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目标日喀则。筋疲力尽的我们以为自此就可以安心期待目的地了,没想到之后继续遇到挫折,由于一直没有开到正经的路上,2次遇到断路施工绕道行驶,2次在没有路标的岔路口犹豫,当我们看到日喀则的灯光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2点,我们甚至连高兴的力气都没有。本想着可以安心就寝,可貌似事情还没有结束。由于到达太晚,又封太子光临,日喀则的旅店不是涨价就是满员,问了5家宾馆才找到住下。

过于充实的一天,下午1点半上的路,一路没停,最后所有人都瘫了。颠簸、下雨、塌方、封路、泥沼、陷车、夜行、绕道、找房,应有尽有,值得记忆的一天。

 

7月21日,日喀则-江孜-羊卓雍错-拉萨

没想到晚上睡的很好,基本上恢复了体力。按照睡前的约定,我们9点在宾馆楼下集合,前往日喀则的唯一目标——扎什伦布寺。路上我兴致勃勃地跟大家讲扎什伦布寺的事情,还没讲完,就到了。惨剧再现,昨天晚上习太子果然光临日喀则,并安排在今日参观班禅大师的驻锡地。结果就是与前日的大昭寺一样,在扎什伦布寺的门口贴了张简陋的a4纸,昭告天下寺院关门2日。早早通知,我们昨晚何必经历如此艰辛。

在我天朝,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就像蝼蚁,阿q精神都是被逼出来的自我安慰。这个时候阿q的站在寺院的大门口,拍了两张“到此一游”,无奈离去。

走上207省道,直奔江孜,路上担心白居寺是否也被和谐了。没有了昨天行车的痛苦,在清亮的天气里,一路轻松。开出一段路程,次仁师傅把车停在一个小房子前,然后告诉我们说房子有可以参观青稞磨面,这是很有西藏特点的东西,因此我们也颇感兴趣。尝了尝青稞面粉,有些甘甜,不一样的口感。

离有西藏粮仓美誉的江孜县越来越近,从路边的田地规模就能感受到江孜的富饶。远远地看见了雄伟的抗英城堡,看到了城墙,看到了白居寺的白塔。但由于腹中早已空空,我们还是先吃了午饭。

早先在家看了《西藏一年》,书讲的就是发生在江孜的事情,所有我对江孜,对白居寺还相对有一些映像。 白居寺和之前去过的色拉寺有所不同,这里不属于某一个教派,而是几个教派共存的寺院,分享寺中的10几个扎仓,这就是白居寺的特殊所在。白居寺不像拉萨的那几个寺院人那么多,那么嘈杂,这里清净不少,方便我们参观,留影,细细品味。当我爬上佛塔的顶层,鸟瞰江孜城和其周边富饶的土地,以及更远处此起彼伏的山峰,真是美。

告别一个值得回味的寺院,我们开路去往神圣的羊卓雍错。从江孜县到羊湖所在的浪卡子县大约有百十来公里的路程,在这段路上,我们翻过了一座高山,看到了雪山和冰川,那就是卡惹拉冰川。卡惹拉冰川名气挺大,很多人都知道,并前来观赏,我们到那时正巧赶上一片乌云, 影响了视觉感受,要是冰川上面的云层换成碧蓝的天空,一定非常漂亮。珠穆朗玛峰是不是更加雄伟壮观呢,可惜这次的行程里没有它,不过还有机会去看看仰慕已久的南迦巴瓦峰,在我们去林芝的时候。

羊卓雍错,不得不去的一个地方,西藏三大圣湖之一。这里不像纳木错这样嘈杂,我们就是在不经意的湖边停留拍照,享受恬静的湖水。这个时候的天空晴朗,白云朵朵,使得天空、湖水和远处的山构成一副完美的风景画。我们只在这一个地方做了停留,想想其它的地方应该也很美丽的,坐拥羊卓雍错的藏民们,羡慕你们的惬意。这里,让我想起了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湖,同样的舒服、惬意。

之后一路开会拉萨,路上还看到了一处水葬台。水葬的程序大体和天葬类似,水葬师会在很早的时候将尸体在水葬台上肢解,然后抛入拉萨河中,献给河里的鱼儿。天葬和水葬是藏族的传统,对于我们来讲非常神秘,看起来我们也没有机会亲眼目睹一次。

今天大庆结束,拉萨基本恢复正常,貌似住客栈的人突然涌现出来。图南居没了住处,只能再找一个,找了好几家,最终住到了平小客,一个颇小资的客栈。放下行李我们前往前两天路过的旅窝餐厅吃饭。第一次喝拉萨啤酒,味道不错。

相比前日,今天的行程轻松不少。

今天我有了自己的一个藏族名字,叫达瓦顿珠。

 

7月22日,拉萨-八一

林芝本来是第一个目的地,但为了避开太子把他放到了第三天。没想到的是其实也没有避开,甚至说遭受的结果更惨。往事不必再提,放眼未来吧,至少往后都遇不到习了。

走上318国道,应该是一路柏油路,就能到达林芝的首府八一镇。按计划,所有的景点应该都在国道沿线,可想这行程应该是相当轻松的。这种路线不是我的菜,但初来乍到也不敢太得色,要不然应该这会跟着小马哥一队人马在羊卓雍错和普莫雍错撒野呢。

路上景点不少,景色也不差,对于第一到西藏的我来说,完全能够饱饱眼福了。还是那句话,凡是收钱的都不怎么样,凡是不收钱的地方风景都不错。中流砥柱、阿沛新村、古堡、吊桥等等这样的景点过于俗气,而且聚集了太多的人,确实勾不起我多少兴趣。倒是奔流的尼洋河让我印象深刻,河水湍急,这在内地无处可见;河水青绿,这与内地的水色不同。如果是走路或者骑自行车,沿着美丽的尼洋河,一定很惬意。很奇怪这里为什么不搞个漂流的项目,不搞太浪费了。

开进林芝地区,地貌就与拉萨不一样了,越来越多的树进入我们的眼帘,证明我们已经进入林区。相比之下,拉萨及其更往西的地区的山上树很少,大多是厚厚的草甸。林芝地区历来就是西藏的木材原料产地,支持拉萨的木料需求。西藏人都觉得林芝好,或许是因为林芝的海拔比较低,气候更宜人,林芝的地貌与西藏其它地区差别较大,资源更丰富,植被更多。嘎定沟这个景点,是个比较好的例证,藏人觉得它好,评了最西藏最好景区,有瀑布,有竹林,但我觉得,这种景色在内地多了是,云南、四川、贵州都好多,再好也好不过九寨,完全不是西藏的特色。

我们住宿的目标是八一镇,次仁师傅向我们介绍,原来八一镇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林场的工区,为拉萨地区提供木材。80年代才开始建设,从无到有。我查了下随身携带的供略书,林芝在1984年才建区,是西藏最后一个建区的地方。据说现在游客很多,住宿紧张,我们通过次仁师傅定了房间,200一晚,叫杜鹃花酒店。

稍休息后,次仁师傅带我们去吃晚饭。他说由于这里是旅游中转站,所以大多数饭馆都很不便宜,他带我们去一个本地人常去的地儿,去那吃提蹄花汤。这饭店还挺火,居然要排队,估计味道不错。我们5人点了一个大份的清汤蹄花,佐些拉萨啤酒,吃的还算尽兴。

不知是否为高原反应,我的下嘴唇已经开裂了,吃东西有影响。

晚上在宾馆我教大家玩地主。

 

7月23日,八一-鲁朗-八一

由于今天计划的行程比较简单,就是转一下鲁朗及其附近的景点,于是约好了9点钟从杜鹃花酒店出发。

轻松的情绪从早就开始,一路大家有说有笑,开着玩笑。路上最令人震撼的故事是来自于次仁师傅,师傅问我们昨晚几点睡觉,我们答曰11点多,他说他5点才睡,问他为啥,称喝酒喝到天亮,6个人喝了5箱啤酒,现在酒还没有醒。听完我们就肝颤了,因为酒还没醒的他正以80的速度在山间道路飞驰⋯⋯果然是老司机,我们紧张了一路。

在路上,我们搭了一对小情侣,他们今晚要达到波密,搭车配合步行。简单交流,知道他们是在四川援教的,50天前出发,已经到了拉萨折返,现在准备走滇藏线回成都。像他们这样步行穷游西藏的很多很多,他们一定能够感受到与我们很不一样的体验。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所以今天天气阴沉并且雾气很大,原本在色基拉山应该可以看到神秘的南迦巴瓦峰,却因天气缘故连其影子都无法看到,真是遗憾,同样还是由于天气,我们还错过了鲁朗林海的风光。美丽的风光打了对折。

勉强能看到的,只有鲁朗田园风光和鲁朗牧场。这里号称是西藏的小瑞士,俨然一片田园的感觉,大树、草地、小溪相得益彰。下回去瑞士的时候,要验证下,比较下,到底是原版的好还是山寨的好。我们在鲁朗牧场里还遇到了一头穷追不舍的牛,不知是看到我们饿了还是我们中的某些人穿的过于鲜艳。

在鲁朗镇上吃了仰慕已久的鲁朗石锅鸡,原料是藏鸡和本地植物,汤很鲜,鸡很嫩,不过价格够高,一大锅280,值不值的就不评价了,吃的还挺满足。

晚上本想打牌,结果明显《非诚勿扰》的吸引力更大。

 

7月24日,八一-拉萨

从八一回拉萨,路上游玩巴松错,这是今天的安排,很轻松,很简单。大约500公里的路程,但由于限速的存在,预计得用掉10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嘴唇溃疡让我无法安心入眠,jj号称毫无睡意直到3点才闭眼睡觉。结果我们在离集合时间还差10分钟时才睁眼醒来。匆匆拾到并退房,并吃完早饭后,我们大概8点启动了汽车引擎。

行驶在与来时同样的路上,没有新意,加上倦意未除,我们的前2个多小时几乎都在睡觉。

快到巴松错,我问次仁师傅这里的门票,被告知是145元,我感慨价高的同时问问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转完,答复是20分钟,我们当即被震撼。

车停到停车场,去票房买票才知道145的价格是100的门票和45的摆渡车票。这摆渡车的票价相对于3.5公里的路程未免也太贵了些,北川灾区的摆渡车才13块,不知当地的物价部门是怎么核定的价格。原本以为在这高价下一定有非常与众不同的风景,可结果显然是很讽刺的。一个还不如足球场大的小岛,岛上有一个宁玛派的老寺,寺还在翻修,破旧不堪。没了,就这么多,果然20分钟转完。就记下两个东西,一是寺门口的一对男女下半身雕像,二是第一次见到的青冈树。

 

从这个无比坑爹的景区出来,巧遇一位苏州大哥,开了一辆超拉风的房车。在他乡能遇到乡音实属不易,赶紧上去交流。费大哥是位老驴,西藏来了好多回,这次是7月11日从苏州出发,预计80天的行程,走完西藏后,还要去新疆。这样的生活是我等小辈还无法向往的。

一路的限速,让原本不长的路程变得十分漫长。之后又看了一个比巴松错还坑爹的巨柏林,继续坚定我今后不走景点的想法。以后来拉萨,一定自己开车,自己选择景点。

8点,我们终于回到了拉萨。与次仁师傅合影留念并结清车款后,我们走回图南居。可此时,只剩下沙发位可以住了。先吃饭,再做打算。回到拉萨后的基本伙食重回正常水平,没有旅游景点的浮夸了。餐中,次仁师傅电话来说少算了车钱,又耗费了我一些精力与其车队长协调此事,顺利搞定。

床铺实在紧张,特别是在大庆活动结束后。在小马哥的建议下,3个男生决定投宿洗浴中心,其中有我。如此一来,人人有床睡,我也可以好好洗洗一路的尘土。

我们去的拉萨的华清池,消费120以上可以过夜,凑了这个数,我们3人洗刷完后,在包房里倒头就睡,3分钟听到呼噜声。拉萨的浴池,价格不贵,质量不高。

 

7月25日,拉萨

又是剧痛的一夜,晚上被疼醒了3回,舌头都被疼麻掉,这嘴唇的溃烂已经让我几近崩溃。

为了布达拉宫,我不到6点就从华清池出来,打车直奔布达拉宫前的白塔。出租司机跟我说这个时间去估计是晚了。由于已经到了西藏旅游的旺季,来到拉萨的游客越来越多。到西藏不去布达拉宫就等于没到西藏,这样的观念似乎是深入人心的,但是由于布达拉宫的建筑结构特殊,无法承载更多的游客,在若干年前就对访客数量进行了限制,这也造成了一到旅游旺季,就有长长的队伍排在布达拉宫的西门处,领取次日限量的门票预约券。有了预约券,才能真正踏进布达拉宫的大门。

走上排队的队尾,抓紧与前面的排队“战友”建立联络,2个来自四川的大学生,2个来自山西的大学生。年轻的他们精力充沛,已经做好了长时间排队的准备。联盟建立,我们的排队便在轻松愉快的交谈中进展。7点中,我们被放进了布达拉宫西门,这意味着我们有很大希望获得预约券。正式的发券要从8点开始,于是百无聊赖的排队者们开始各得其所,各取所需。有些人从西门外接过包子、油条、蛋糕等食物以补充能量,以现实其团队后勤保障的优势;有些人从西门接过其它人的身份证,因为1个人能用4个人的身份证申请4份预约券;有些人,未曾谋面但在这特殊的环境下交流起了西藏的旅行;有些人开始琢磨起利用现在的有力形式做一回小“黄牛”,因为黑市的预约券价格已经到了300元一张,旅行社的包括布达拉宫在内的拉萨一日游项目已经超过了600元。以上种种,我都有涉足。

在中国,排队司空见惯,中国人是擅长排队的,即便是我这样的老身骨。经过4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我为6个人获得次日的门票预约券,我取得了战斗的胜利,获得了资格。伙伴们在外等待,但意外他们居然没有给我拥抱,或许他们早在我进入那扇大门后便已庆祝。顺便提一句,今天的lucky dog是在7点钟到达的,随后来的排队者统统被拒之门外,需要择日再战。

按原计划,我们在排队后要前往药王山远眺布达拉宫,没想到的是,我们居然始终无法找到药王山的入口。也不知是这个地方太不注目,还是我们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总之问了不下5次路,终究没有找到。于是放弃目标,奔向八角街采购。

同行有女性是件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在购物时,他们可以提供参谋并执行砍价,坏的是她们会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下去。购物计划被饥饿冲击,在一直表决下,大家选择了大昭寺广场上的德克士,这样的一个决定,让我不得不肯定垃圾食品在中国的强大市场。德克士里发现2名来自“东土大唐”的高僧,我们初断其来大昭寺踢馆。和尚吃洋快餐估计在内地不多见,不过好在人家只啃薯条,否则我的世界观又要被颠覆了。后经近距离探听,高僧们话语间全是公司经营,上市融资的内容,看来释永信方丈的弟子们都深受其影响,一个国际化、市场化的少林已经到来,这点喇嘛们的国内领袖就低调的多,或许也与其在西藏的传统地位不够有些关系。

在啃汉堡的过程中,我们又投票决定了下一项活动:去世界海拔最高的电影院看《变形金刚3》。整个拉萨,或许可能是整个西藏就有一个电影院,可见电影在这里不会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娱乐项目,所以一来不会像北京上海一样买不到电影票,二来预计电影院的质量也很有限。40元看2d,60元看3d,价格上相对较低,但电影开始前,我比较一直纠结电影的语言类型,英文原音估计够呛有,但会不会是藏语版本呢?

在电影开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走了一遍八角街,买了一些纪念品。

电影还算令人满意,不过观影的另一映像是每当重低音来袭时,放映厅的天花板都在叮当作响。全当理解吧,毕竟相对与宗教,电影在这里是非主流。

看电影时,发现yy消失,后来才了解跟她5年的小狗豆豆不幸走丢,她伤心欲绝。

我们回到图南居,休息的、整理照片的、黯然神伤的。

8点,我们又回到了电影院。这次不为电影,只为口碑甚好的⋯⋯尼泊尔餐厅,餐厅其实就在拉萨电影城的隔壁,这也是到了后了解到的。从下午开始,我的嘴唇疼痛就开始让我绝望,因此,饭菜好不好我已经无暇顾及了,只记得人很多,结账好慢。本想饭后与伙伴们畅饮拉萨啤酒,却已实在无力支撑。身体真真正正是革命的本钱阿,想想要是一路身体状况都非常好,一定更加尽兴。

9点多回到客栈,听北医的小姑娘讲述其今天苦坐艳遇墙而无收获的故事后,我倒头上床开始与溃烂的嘴唇战斗,横凉水,敷冰袋,吞消炎药,吃止痛片,折腾2个钟头,在药效起作用后,睡去。

 

7月26日,拉萨-北京

没有了彻夜嘴唇的剧痛,晚上睡得很踏实,起床后嘴唇看来已经进入康复期,没有了疼痛带来了焦躁。没了生理阻挠,阳光明媚的最后一天注定有个好心情。

早饭过后,怀揣苦等4个小时换来的布达拉宫门票预约券,我们来到了雄伟的布达拉宫广场。之前早已听过广场的雄伟,在电视中见过广场的庄严,尽管前日在附近排队,但却并没有时间与经历欣赏它。于是,今天的初次驻足让我亲身领略了布达拉宫及广场的壮美。

人员齐集,我们排队走进第一到大门。安检后进入布达拉宫的内墙。在院内仰望,布达拉宫如其在西藏独一无二的地位一样雄伟而庄严。布达拉宫坐落在红山上,相比山顶上的红宫、白宫等重要宫殿,山脚下的一些房屋只能说是附属建筑。我们顺人流到达第二到门岗,在这里要核验门票预约券,由于第一道门岗相对容易混入,所以这第二道岗成为了大多浑水摸鱼者的鬼门关。不过我们有票在身自然不会发愁。不过,意外还发生了,一个工作人员来到队伍中,找到yy,告诉她在布达拉宫参观是不允许穿裙子的,请她速去置办裤子否则就无法进入。小插曲不会影响我们的情绪,20分钟后,长裤着身,yy经过长距离奔跑后,又出现在视野中。

在一段连续的爬坡后,我们到达了布达拉宫真正的售票处,这也意味了票房后面,将是布达拉宫最为核心的地方。之前连续爬坡带来的急促呼吸加速了我的新陈代谢,诱发我不得不在拉萨海拔最高的卫生间去方便方便。检票后,所能见到的布达拉宫的所有东西都是不允许拍照的,所以对这里的印象只能永远的留存在自己的脑海中。

在登上一段楼梯后,真正的参观开始。布达拉宫的名字翻译成汉语就是普陀,就是观世音菩萨住的宫殿,在这里确实有几尊非常精美景致的观世音菩萨的佛像。曾听人说过,布达拉宫里遍布着黄金和珍宝,但不知是我看得过于粗放,还是遗漏了某些拉康,只是看到了黄金却未见珍宝,这里几尊达赖的灵塔均是重达几百甚至上千公斤的纯金打造而成,金光闪闪的。宫内各处的装饰富丽堂皇,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也演示不了装饰、壁画等的富丽堂皇。在政教一体的西藏,作为以前噶厦政府驻地的布达拉宫里,陈列者众多的佛像,尽管佛像未必比别的寺庙或宫殿里的景致,但这里很多佛像的面容和造型都是在内地无法看到的。相对于紫禁城,布达拉宫尺寸小了不少,所以其建筑相对也是局促的,在昏暗而狭小的空间里聚集了不少的参观者,尽管限制了游客的数量,在这样一座不算太大的宫殿里,还是显得有些拥挤,不免担心布达拉宫能否抵抗住纷扰的游客的不客气。布达拉宫里可以见识到历代的达赖,可惜就缺了一个。布达拉宫是个神秘的地方,在来之前是,在来之后,它依然是。看着藏民们虔诚的举动,相信他们认为布达拉宫的神秘与魔力能拉近他们与心中香巴拉的距离。

在结束了内部殿堂的参观后,我们顺流往下。在下山途中,从另外的角度,欣赏宏伟的布达拉宫。在蓝天与白云的映衬下,布达拉宫显得如此庄严而充满魅力。回身鸟瞰拉萨城,其在青山环抱之中,阳光下的日光城拉萨,同样美丽异常。

时间紧张,从布达拉宫出来后,我们立即打车回图南居附近,他们点菜,我回客栈拿行李。这是一顿简单而温馨的散伙饭,尽管相识不过一周,但彼此间似乎已是老友了了。旅行中,我们结实,我们之间的交集出现在了2011年夏天的西藏,在西藏遇到的所有的朋友,与你们的下一次交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呢?

赶上适点机场大巴的最后一张座位,匆匆离开了拉萨,离开了西藏。在回北京的飞机上,我从透过机舱玻璃再次领略西藏的辽阔与壮丽,连绵的高峰,峰顶皑皑的白雪,蔚为壮观,叹为观止。随着飞机越飞越远,我与西藏之间的线条逐渐被扯断。但线条会被重建,我还会再来,与妻儿父母,带他们同来体味神秘的西藏,在与天最近的地方呼吸那有所缺但又特有味的空气。

 

第二部分  体会西藏

仙足岛的客栈

拉萨有两个岛,一个叫仙足岛,一个叫太阳岛。这两个岛均是集中的住宅小区,里面住的本地人,当然还有在拉萨开客栈的人。这里的客栈可能有十几家,所以承载的驴友们有很多。几十块钱的床位费较之于拉萨市区的酒店便宜很多,最主要的是住在客栈里能遇到好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结交朋友就是旅行的一大意义。很多到拉萨的朋友,居然可以好多天就猫在客栈里不出去,就在客栈里打牌、聊天,享受的就是这里的轻松惬意。

图南居是我这次藏旅的大本营,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图南居老板的小马哥,个不高,黝黑,天津人。没和小马哥去羊湖是我这次的一大遗憾。建议小马哥把客栈好好拾到下,保持干净整齐,感觉会更好的。

习太子造访西藏

西藏解放60周年,是个大日子。我紧跟习太子的路线来到西藏,他17号到我18号,然后一路同行,结果就是相关景点都关门。很多素未谋面的朋友也在网上抱怨由于习太子的造访,他们在西藏的行程全被耽搁了。我们除了几个景点没去成外,还差点深夜露宿尿无人烟的地方。紧跟党的路线,自己珍重。

由于大boss来了,拉萨的街面上除了兵就是警察,我这几天是看够了。加上路上的警察,给我的感觉是西藏的公安局的人员编制过多,有必要精简。

美景西藏

西藏的风景绝对是美的,是我这种常驻北京的同志所羡慕和向往的。在众多的美景中,我独好几种,一是羊卓雍错的湖景,二是连绵的雪山,三是沿路的山水。

高原反应

高原反应纯属心理疾病,我始终这么认为。行前有人告诉我吃些红景天,结果后来听说有个身体好的,路上补了红景天结果补大发了。其实不会有什么反应,只要不快走、不激动,在西藏那些天,只有去纳木错的那天我有些反应,时间也不是很长,稍稍头晕。另外一点,没有看到一个女性有任何的高原反应,有反应的都是男的。

烂嘴巴了,这事很痛苦。最后一天在布达拉宫,有个大姐指着我说,我和你一样嘴巴烂了,这也是高原反应。说实在的,这嘴唇的溃烂让我在西藏的后几天极其痛苦。下次去要擦润唇膏。

在西藏的形色人们

在西藏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有些人是在平日循规蹈矩的生活中不可能遇到的,交集仅仅出现在此时此刻的西藏。90后的小朋友们让我感慨自己上学时候怎么没多出去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徒步骑车的朋友们让我佩服他们的勇气和力量。尽管大家怀揣的不同的目的来到西藏,但其中都有一条就是感受西藏的神秘与神奇,这样就促成了到西藏的人们多少都有些共同的目标,让大家很容易就趣味相投的联系到一起。

自驾西藏

原本的想法这次要自驾进藏,但最终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而放弃;原本计划川藏南线进,青藏线出,也最终只是在西藏的腹地转了一下。

也到没有什么遗憾的,相反还跟下次的旅行积累了不少经验。第一,自驾的旅游体验更好,应该自驾;第二,自驾有一定危险性,所以要多车同行,而且尽量走正规道路,第三,车上的工具要带齐。

下一次我计划从青藏线进入,然后直奔阿里。

吃在西藏

在西藏,主要当然是藏餐,但其实最大规模的应该是川菜。四川人民遍布神州大地,四川菜肴撒满天南海北。藏餐吃不惯,就吃川菜,不惯是拉萨还是其它地区,应有尽有。拉萨的普通餐馆价位很便宜的,那些所谓的知名餐厅就性价比很低了,景区的馆子更是贵的离谱,但谁叫那是景区呢。

提醒一下,不要去那些名声在外的,不要用大众点评搜索美食,不要过于担心糟糕的卫生条件,用你自己的感觉去找地方吃,不落俗于俗套。

藏民

政教统一的西藏是全民信教,佛教信仰是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香巴拉香巴拉,存在于他们灵魂的深入。 在西藏看到了传说中的五体投地,在大昭寺门口,在小昭寺,在所有的地方,随时都能看到俯身磕头的藏民。甚至,在路上,在距离拉萨好几百公里的地方,就能看到一步一磕头,到拉萨朝拜的普通藏民。我疑惑于这些走路的朝拜者,不知道他们如何在路上度过这么多天,因为我们看见的就是形单影只的人。次仁师傅指给我们看路边的小三轮,插着经幡,装满包裹,这就是这些朝拜者的行李,磕头到哪,就在哪支帐休息。

我山区的路上,我看到了原始的牧民,很淳朴,住在大毡子帐篷里,他们的孩子会向路上的车辆兜售牦牛奶。他们的生活很传统,也很原始,与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

与维族的、回族的不同,藏族的同胞相对还是淳朴些。不过也有一些,拍照要钱的,兜售经幡的,这些都是拜开放的旅游所赐。

次仁米玛

次仁米玛是此行我们包车的司机,藏族,他跟我们同行5日。这应该是点比较典型的藏民吧,挺朴实的,不狡诈,不算计。53岁,但看起来可能还要老一些,因为藏民通常都显老一些。他开车27年,车技了得,行驶稳健。他有2个儿子,小儿子今年30,两个儿子和他一样都是开车的,一个开卡车,一个和他一样跑旅游。他还有两个第三代,1个5岁、1个6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跟我们5天中的2天,次仁师傅都是酒后驾车,其中有一天是通宵喝酒到5点,6个人喝了120罐啤酒,7点钟还开着我们走上路,便开便说,头很疼。

拉萨

拉萨是西藏的中心,这里虽然不繁华,但也算是时尚的。早先在网上看,拉萨什么都有,住了几天,觉得此话不假,城市该有的这里都有。比较有特点的我记录几点,第一是拉萨的打车一不打表二可以拼车,第二是拉萨的狗,没有一个站着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趟在地上晒太阳,十分享受,第三,拉萨下雨可以是这边在下雨,10米外一滴都浅不着,第四是拉萨的太阳毒辣,不愧日光城的称号,第四,拉萨是不夜城,9点才天黑,12点街上还很多。

下一次

这次在西藏只有8天,掐头去尾其实实际玩的也没几天,所以达到的地方不多,看的景色也不多,再加上天气、封路等限制,体验值还要打折扣。有不少体验需要下次旅行完成,具体如下:到珠峰大本营看珠峰;近距离看一眼南迦巴瓦峰;泡一次温泉;吃一顿典型藏餐;去一趟阿里;登一次山;开一回山南的土路;呆在客栈里打一天牌⋯⋯

每次旅行都会丰富自己经历,丰富自己对世界的认识,这一趟很有收获。

 

打赏

2 thoughts on “行至西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