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北疆八千里-G218:辽阔的草原与一路的险阻

15.      G218:辽阔的草原与一路的险阻

(15.1路线图)

草原上的邪风吹了一夜,整宿都听到外面的风声和金属撞击声。起床后感觉周遭阴冷,相比昨日的艳阳,今天估计是见不到太阳了。结帐告别,重装步行2公里到景区东门取车。走路的20分钟,展望着随后的那达慕大会。

那达慕,很熟悉的名字,经常见于电视、报刊。那达慕是蒙古语的译音,意思是娱乐,是具有鲜明民族特色,深受蒙古人民喜爱的一种传统体育活动形式,每年农历六月初四开始,为期5天。那达慕的由来与成吉思汗有了密切的关系。成吉思汗被推举为蒙古大汗时,他为了检阅自己的部队,维护和分配草场,每年这个时候都将各个部落的首领召集在一起,举行那达慕。起初的那达慕活动项目不定,自元朝开始,基本上固定为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射箭、赛马、摔跤三项运动。

昨天获得的信息与之前所掌握的有些出入,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当天是六月初二,按理说还没到时日。此外据了解,巴音布鲁克乡已经把那达慕大会升级为东归文化节,活动要比之前单纯的那达慕大会丰富不少。路程不是很远,按计划往巴音布鲁克行进。

尽管地图上看起来那拉提和巴音布鲁克距离不远,不过6、70公里,但开到路上才知道这是一段逶迆的山路。出发时那拉提只是阴天,进山后开始有雨点打在窗户上,随着海拔升高雨越来越大。这场雨一直伴随我们,直到离开茫茫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

到达巴音布鲁克乡,在加油时问了问加油小妹,那达慕大会确实时日未到,但前方有个赛马场,预计当天会有场赛马比赛。不过看着这雨势,又要赶路,恐怕看不上了。快到巴音布鲁克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一片马场和众多蒙古包,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可是雨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所以决定先去不远处的天鹅湖景区转下。

巴音布鲁克乡最有名的景点就是天鹅湖和九曲十八弯。叫天鹅湖的地方很多,世界各地都有,得名的原因无外乎是可以看到天鹅,巴音布鲁克的天鹅湖也不例外。不过这次来却看不到天鹅的美丽身姿,不是因为天鹅们不在家,而是因为景区正在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关闭了这个景点。只有景区内距离天鹅湖15公里外的九曲十八湾对外开放。九曲十八弯讲的是个形态,也有很多重名的,这里指的是开都河流经巴音布鲁克草原的这一段蜿蜒曲折的河道。由于地处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之上,这里的九曲十八湾会比一般的河湾看起来更开阔,摄影爱好者热衷于在这里拍摄九曲十八湾的落日景观,从别人的作品上确实能体会一份壮美。

落日没时间拍了,进去看看还是很期待的。不过旅途总是充满戏剧性,当去宽敞的售票厅买票的时候,卖票的姑娘非常善意的说,今天下雨,建议你们就不要买票进去了,进去坐在车里也什么都看不着。就这样,我连进去看看的想法都被遏制了。为了欺骗自己确实来过这个地方,我把车开到景区外若干公里的路边,走到草原里头,淋了下雨,撒了泡尿,拍了张照。

(15.2景区外的草原)

(15.3雾中的大山1)

(15.4雾中的大山2)

没有想到原来一整天的活动被无情的雨所阻止,眼下也看不出会举行赛马、摔交比赛的迹象,只得无奈的决定吃完饭就走。后来的经历证明,这个不得以做出的决定,十分明智。

在巴音布鲁克镇的路边连着找了好几家餐馆都不营业,估计都是准备那达慕去了,最后到了一个叫做西域龟兹饭店的地方。营业中,还有烤包子,再加上我对龟兹这个名字的小情节,立马熄火下车,走进了店门。

多年前纪录片《新丝绸之路》中《一个人的龟兹》一集讲的就是龟兹的故事,让我对龟兹这两个字和一个叫鸠摩罗什的和尚留下深刻印象。龟兹的发音很怪,第一次念估计都会念错。这个发音大概已经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了,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龟兹这个地方一直存在并且曾经繁荣。古代的龟兹大概在现在库车市的位置,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尽管现在已经伊斯兰化了,但龟兹是那个时代重要的佛教圣地,而且可能是中国佛教的发源地,拥有比莫高窟历史更加久远的石窟艺术,其中克孜尔石窟是龟兹石窟中建造最早的,也是现存规模最大的。上世纪初德国考察团在昏暗的光线下,进入克孜尔石窟,发现石窟内壁画中人物的形象与自己是那么接近。这说明龟兹那时候是一个多种族共存的地区,而且大多数居民属印欧人种。所使用的语言属于印欧语系,叫作吐火罗b种语,更接近欧洲,这使得龟兹成为古印欧语在东方分布最远点的标志地名之一。

说到龟兹的佛教,就不得不提鸠摩罗什。他的父亲是印度国相,母亲是龟兹人,他出生在龟兹,7岁被母亲送入佛门修行。他与法显、玄奘等一样,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高僧,是中国佛教史、思想文化史上的一位非常杰出的人物。鸠摩罗什通过翻译把印度佛教的经典介绍到中国,对中国的佛教发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此外,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记》中还提到,龟兹人特别擅长音乐。这些都让我特别想去库车实地了解古代龟兹的文化,在下回的南疆之行中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站。而现在,我只能坐在这名为龟兹的饭店吃个午饭聊以自慰。

一走进这个饭店,明显感觉气场不同。四周应该全是维吾尔族同胞,没有一个内地人,就连菜单都全是维文的。这种感觉很怪异,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听着听不懂的语言,看着看不懂的文字,吃着陌生的食品,这种疏远的感觉比在外国的时候还要强烈。换位思考,少数名族同胞在初到内地时应该也会有同样的感受。面对这种的情境,我的第一反映是找到和我一样的人。大多数新疆学生在北京读完大学后又都回到了家乡,可能也是为了寻求这种归属感吧。

(15.5墙上的菜单)

(15.6烤包子)

(15.7抓饭锅)

巴音布鲁克的宣传语是“给世界讲故事”,可惜这次既没看到风景,也没听到故事,只做了个匆匆的过客。接下来的路是一段漫长而美丽的路,是一段平坦却又艰险的路。开出巴音布鲁克后本该走一条县道,但却遇到修路,只好原路返回。这两日多次途径217国道和218国道交汇的十字路口,在这个路口周围分布着那拉提、唐布拉、巩乃斯、巴音布鲁克等众多的著名的景点,。217国道这一段又被称为独库公路,据说美丽如画,但却异常险峻。回到十字路口后往东前进。

以217国道为界,左边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土地,右边就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了。巴音郭楞州是最大的自治州。巩乃斯、巴音布鲁克,以及随后见到的辽阔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都在巴州境内。在过了之前到过的巩乃斯林场,两边就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了,巴音布鲁克草原。

(15.8巴音布鲁克草原1)

(15.9巴音布鲁克草原2)

(15.10巴音布鲁克草原3)

巴音布鲁克草原,蒙语是“永不枯竭的甘泉”的意思,位于天山山脉中部的山间盆地中,四周为雪山环抱,既是我国仅次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第二大草原,也是最大的高山草原。巴音布鲁克草原地势特别平坦,从车窗望出去,广袤的草原宛如巨大的绿色地毯。翻过一座山头,会让人有一种忽遇桃花源般的豁然开朗之感。如果天气晴朗,必定是异常壮丽的景色,实在是厌恶极了头顶的乌云和周围的大雾。

大雾让我经历了全程中最为艰险的一段,比几天前在禾木的盘山公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段路位于艾肯达坂,一个仅仅海拔3000米的达坂。同样是盘旋的盘山路,同样是雨后湿滑的路面,所在的国道比通往禾木的乡道路面稍宽,但要命的是在达坂上遭遇了浓雾。雾最浓的地方能见度不超过5米,所有的车都开着双闪,但只能隐约看见自己前面那辆车的灯光,我紧紧跟随着前方的车,当迎面从浓雾中闪出来一辆大货车时,真叫人腿脚发软。尽管主旨不同,但我还是应景的联想到了《迷雾》这部电影。这段路足足有20公里,对我而言是从未经历过的艰难。

(15.11大雾盘山)

(15.12一个达坂)

到了巴州这个蒙古人聚居的地方,不得不好好说一说这蒙古对新疆的影响。在新疆跑的地方多了,会发现一个问题,新疆很多的地名不是维吾尔语,不是哈萨克语,而是蒙语。新疆有蒙古人聚居的自治州、自治县,有蒙古人信仰的喇嘛教,有无数关于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美丽传说,这里的城镇有的传说来自蒙古的老弱伤病,有的传说来自蒙古的先遣部队。蒙古的文化对新疆有着巨大的影响。说到蒙古不可不说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完成蒙古地区统一以后,便向西发展,逐步占领现在的新疆和与其相邻的中亚地区,并将其西征所得土地分授给三个儿子统辖:长子术赤统辖今天里海以北及原花刺子模王国的领土(大概今天的土库曼斯坦);次子察合台统辖东至伊犁河流域,西至阿姆河流域的土地;三子窝阔台统辖准噶尔盆地北部,包括今天的塔城、阿勒泰地区和蒙古的西部。成吉思汗死,窝阔台及其子贵由先后继任为大汗,他们和之后继位的忽必烈一直在加强对新疆地区的管理。

蒙古的西下及其对西域的统治,引发了这一时期的民族融合和迁徙。蒙古西征军队中有很多契丹人、汉人、畏兀儿人、西夏人,其中不少成为驻守当地的军官和政府官吏;后来,为防御西北诸王的反叛和解决后勤供应,忽必烈把大量的汉军、农民、工匠征发到西北,在和田、哈密等地方屯田,冶炼,铸造。这些历史的发展一方面产生了民族间的同化与融合,导致了回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以及近代维吾尔族等新民族的形成,另一方面客观上对加强各民族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大发展;最为深远的,是让蒙古的历史文化深深地留在了新疆这片热土之上。

 

相关阅读

  1. 北疆八千里-开篇
  2. 北疆八千里-序言
  3. 北疆八千里-乌鲁木齐迷一般的道路
  4. 北疆八千里-吐乌高速:大风车立两旁,吃完大风变火炉
  5. 北疆八千里-G216:纵贯沙漠戈壁
  6. 北疆八千里-富可段:翻过进入可可托海的盘山路
  7. 北疆八千里-G216:阴雨中从富蕴到福海
  8. 北疆八千里-S319:两侧截然不同的壮丽风貌
  9. 北疆八千里-S232:布尔津到喀纳斯的光鲜道路
  10. 北疆八千里-从喀纳斯到禾木的盘山公路
  11. 北疆八千里-穿越和布克塞尔草原
  12. 北疆八千里-乌艾段:去往艾里克湖的迷茫道路
  13. 北疆八千里-G217:在到克拉玛依的路上是无穷无尽的磕头机
  14. 北疆八千里-S305:未见艾比湖但付过路费
  15. 北疆八千里-G318:天山南北的长距离奔赴
  16. 北疆八千里-G218:伊宁到那拉提的枯燥乏味
  17. ⋯⋯
打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400517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