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周柒之贰零 – 春天里的信心

  • 2020-02-14
  • 377
  • 0
  • 3

文:邹轶君

春天要做春天该做的事

“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

黄帝内经

本周关键字:信心,疫后,附子,娱乐化,缘,汴京之围,应对

信心

无论是面对此刻的抗疫阻击战,或是平时的政治、经济活动,信心当属重要。和全国人民一样,我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发展,以及抗议阻击的战况。我发现,依靠着大家强大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国家共识,即使正面对这比较困难的局面,但大家的信心坚定。

面对疫情,面对这场人民战争,从上到下迅速响应。一些成绩和完成情况是其他国家所不能企及的。因此也有了很多来自外面的正面评价。我们实践了一次紧急动员体制,向世界展示出强大的战争动员能力。空运、铁路能力强,一周就能建成上千病床的高等级战争医院,人员和物资的快速集中,数千万人的瞬间移动管制。这是制度的巨大优势。

中医药在防治突发性、流行性、传染性疾病方面优势明显。中医的整体治疗观在疫病防治中具有独特优势。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在我国历代疫病的防治过程中,中医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系统且独特的理论和实践体系。汉代疫病流行时有《伤寒杂病论》指导临床,明末清初大疫流行时则有《温病条辨》卫气营血、三焦辨证等疫病防治理论与方法。此次新冠肺炎防治中,中医药在早期就开始介入,防治效果较理想。中医和中医药是完胜的,这是文化的巨大优势。

总之,只要信心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疫后

疫情终究是要过去的。希望这天尽早的到来。对于之后的一些事简单说说。

1、宏观经济流动性要释放,现在也已经在有动作了,市场信心是要有的。2、二级市场会有波动,在疫情即将结束的时候会火一把,但很快就会平稳下来。3、中医药将被放在一个突出的位置,我打算暑期去研修一下。4、在线教育与移动办公将有一番竞争与洗牌,这个局面会似曾相识,我们见过白酒、vcd、电视机、团购、自行车等各种案例。5、餐饮、健身等社交大众消费将成为过渡压缩的弹簧,但也不会蹦太多次。

附子

中医非标准化,这和西医不一样。西医可建立在科学、统计基础上的。中医作为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体现出的是如同国画的写意、烹饪的适量那样的极具个人风格和个体差异。这是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在,精髓所在。

拿附子举个例。附子本身是辛热的,可以通行中医里讲的经道,对于驱逐寒湿风邪、补阳虚有一定的作用,对于改善人体血液流通有一定效果,能够扩张血管增加血液的流通速度。但附子中含有的乌头碱毒性很强,误食可能会导致肾功能的衰竭。所以一般抓药的时候,附子还需要单独包裹。

对于附子的用量,如果按照西医的标准化观念就会比较严格了。好几年前,媳妇去看过一段时间中医,给的方子里有50克附子。药吃完了,我去附近的医院抓药,医院大夫就给我说,他们这边15克最多,有要求不能多,所以就给了15g。如果按照药典用量,或许对这个人还没有显示出治疗作用,但在另一个人却早已发生了毒副作用。原因在于这两个人个体的体质有别,前者阴寒偏盛,后者阳热突出。中医用附子,既要参考一般用量,更要了解病人的体质和疾病性质。于是,课件医生在附子的用量上差别极大,少的三五克,轻轻一拨就有疗效,多的要多得百克,惊心动魄。想必我后面给媳妇抓的那服药可能是没有作用的。

娱乐化

时不常会关注下微博热搜。一般情况下,手机第一屏基本上是极度娱乐化的画面。谁与谁在一起了,谁和谁分手了,谁出轨了,谁又出柜了……2019年中国的网民大概有8.5亿,其中活跃的群体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偏爱娱乐,同时也有大量的力量在推波助澜。这种供需让整个网络呈现出浓浓的“娱乐化”和“泛娱乐化”。只是偶尔,能看到几条能激发大家社会共识的社会新闻、贪官被抓、球队获胜。

如今这样在沿着可怕的结果发展。因为10来岁的孩子可以对娱乐圈的事十分了解,这是他们课余最熟悉的领域了。相反,对传统文化、伦理规矩知之甚少。尽管官方在用力加强相关领域的教育,但完全无法阻挡几乎全民性的娱乐化。艺人们实际是孩子们的模仿对象,可他们成名的领域和自身的经历沉淀,决定了绝大多数不可能成果一个全面的良师形象。

疫情期间的微博热搜,全民抗疫的话题在绝大多数时间占领微薄热搜的前列。但爆发已一月左右,这几天的热搜娱乐话题又在攀升了。热搜话题一定程度上正表明了大家在关心的事情。看来除了疫情,还是娱乐。疫情过后,还只剩娱乐。夸张的标题、浮夸煽动性的内容,正确价值观的形成堪忧。

在娱乐话题已经足够多的局面下,泛娱乐化又把一切庄重的都搞笑,一切高尚的都消解,一切深刻的都戏谑。泛娱乐化破坏了对重大问题、严肃问题的深入研究和探索,通过肤浅的娱乐化信息的传播,逐步使得每个个体以及整个社会缺乏深度思考的能力,趋于浅薄。

有因不一定有果。病毒是因,但病毒不一定致病。在因果中间有个缘,就是因成果的环境或条件。缘不具备,因也未必成果。这是中国传统哲学的道理。

归纳前期的判断,新冠病毒喜欢寒冷环境,容易攻击免疫力低下的环境。这确实和SARS喜欢湿热环境是截然不同的。那时候更容易中招的是青壮年。所以比较容易中招的有两类人,一是通常身体寒凉的老年人,阳气本就不足,二是短期连续劳,导致瞬时气虚体弱的人群。总体就是气血不足。

不要给病毒这个“缘”。得靠天气,惊蛰之后大概就没大环境了,小环境上老年人看来只能自己多加小心,其他人群不宜太疲劳,注意营养,注意锻炼,尽可能气血方盛。把握好缘,坏的因也未必成坏的果。

汴京之围

前段时间读完了这本书。

呼应最开始提到的信心,因为信心对治理而言至关重要。作者在书中有一章节提到宋朝的老百姓对于国家的调侃是有水平有深度的,特别在多种文学作品中出线对皇帝对国家不敬的段落,而皇帝及他的臣子又没有好办法,类似的事情在其他的朝代,其他的国度难以存在。这一方面体现出一种当时的政治环境自由,另一方面可能国民生活确实还比较好,对政治反倒不那么关心。

老百姓很简单,关心的无非是票子房子、吃饱穿暖的事情,对治理层面的问题不可能太多关注,也不可能有普遍的这能力。作为国家治理者,无论如何要把百姓的疾苦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人民的信心才是基础,宋朝的情况是社会经济比较发达,老百姓生活都挺好,皇帝们崇尚无为而治,甚至对放弃治理的宽广度都无所谓。不过,中国文化里确实有种绵延的观念,就是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强大,无望而不利,而且绝不能做亡国奴。这是所有人都接受不了的,哪怕是在自由的宋朝。亡国让老百姓失去了信心,治理的基础就没有了。

应对

一场瘟疫,把全国的零售推向冰冻。晚上7、8点钟的三里屯,人数可用一个手指头点清楚。无论餐饮、服装,只有半数的店铺开着,但也是有店员独守。社会经济的遭到了巨大的打击,而从微观角度,商家店铺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昨天,看到老乡鸡董事长硬核撕掉员工们放弃2月薪水的申请,表示卖方买车也不能让他们吃不上饭。今天去眉州东坡点了外卖发现店里还在平价卖屯的粮油、蔬菜。很多饭馆都在开始卖菜了,因为如西贝的贾总说的,他们的现金流最多可以支撑3个月,之后就得变卖家产了。这是老板们的无奈与应对。

家属这些日子在家总在不停的开会。 作为商业领域一份子,他们有觉悟开着店,全力投入抗疫阻击战,以人民群众健康与生命安全为先,保持多业态的经营范围开业,保障人民群众生活需要,为维护市场信心与稳定出力。 但一个商场开门迎客,日营收最多的只十几万,经营压力山大。于是逼得都开始作线上销售配送, 鼓励品牌纷纷用抖音、朋友圈、VIP群等线上渠道销售。 实践证明,历史上的不少创新、变革是被应激下的需求逼出来的。

期待疫情早日过去。 大家都有信心。

打赏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京ICP备14005179号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