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周壹拾玖之贰零

文:邹轶君

本周关键词语:垃圾分类;取消住房公积金;比亚迪口罩;财务造假与业务造假;五一假期;伊朗新货币

垃圾分类

5月1日起,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北京生活垃圾分类步入新阶段。上海之后,终于轮到了北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年疫情的缘故,没没有感觉到很多关于垃圾新规的宣传和要求。相比当年上海试行垃圾分类的大量宣传以及老百姓们热闹的讨论、吐槽、自黑,“你是什么垃圾?”,北京这次“安静”得多。新闻里也提到北京垃圾分类倡导“由易到难、由简到繁”,感觉还是“宽容”的态度。麻烦也是中习惯,习惯了就不麻烦。这种填麻烦的事情,最好还是一步到位为宜,不必拖拖拉拉的,麻烦一段时间就不觉得麻烦了。任务应该都已经下到街道乡镇,后续应当豪横推进执行。最近在带领韵韵和她的两个同学做个楼宇智能垃圾运输管道系统的创新项目,调研中总结出北京楼宇中存在扔垃圾操作不方便、垃圾分类不方便、垃圾处理流程太长、分类错误可能性大等问题,也分析了这些问题可能来源于楼宇设计不适应、垃圾分类要求高且难以记忆,以及人类普遍懒惰等原因,在这个基础上思考出一套智能化的垃圾分类传输系统。带领他们的过程是“充满艰辛”啊。

取消住房公积金

黄奇帆发文提议取消住房公积金,楼继伟、董明珠等都相继跟风赞同,我也支持取消。取消公积金的建议并不只是今年才有,在2016年的两会上就有代表提出取消公积金的提案。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在上世纪末时候模仿于新加坡在全国实施,20多年下来,问题不少,饱受争议。一是制度适应性问题。当年学新加坡的时候并没有照搬全抄,而是借鉴了制度的一部分。一种制度的产生也肯定来源于本体社会的固有问题,一定因为文化、社会的独特而独特。另一个国家、社会要借鉴,一定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做符合“自己特色”的调整。就像中西医的差别,西医一套法子能治所有的这种病,而中医一个方子,对于不同的病人都要有相应的量的调整,因人而异。另外,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有当时的历史必然,现在也不必马后炮说不对。但世道如今,制度如果不再适应当前环境,就值得做调整。二是福利公平问题。有钱的单位福利好,通常情况掌握资源的或者获得资源容易些的国家单位都相对有钱些,另外一些在市场上居于垄断地位的公司也相对有钱,这些组织的高福利会体现在住房公积金上,毕竟按照政策这块是有税收优惠的。住房公积金建立之初,印象中有些央企职工的月公积金缴存能达到2、3万,拿到现在来看比社会平均的薪酬都高,但这个“灰色”地带一直就这么存在。相对弱势的组织和员工就显然感觉不公平。三是企业负担问题。今年又拿出来说住房公积金的问题,也有“疫情”的催促。很多中小微企业在疫情下日子都难过,本来他们就把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部分当成一种负担。对于他们来讲,这和税费一样,是企业不得不算的一项重要成本。现实中的情况是很多企业通过设计把住房公积金算在最低的金额。而没有工作的人也要给自己交一份住房公积金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比亚迪口罩

汽车卖不动了,卖口罩成了公司的一个新利润点。比亚迪公司1月底成立了王传福任负责人的专项小组,集合各事业部力量转产防疫物资,用时七天完成口罩机生产设备研发制造。2月8日,比亚迪正式对外宣布援产口罩和消毒凝胶。3月12日,比亚迪官方宣布成为全球最大量产口罩工厂,日产能为500万只。4月23日,比亚迪披露最新数据,口罩日产能已达2000万只,产线有300条。在口罩供需最不匹配的时候,最早开始生产口罩应战的是五菱宏光,那时是对这场人民战争的驰援。后来不少车企和其他行业的企业也加入了这个队列,比亚迪自己也说转产口罩的初衷是满足政府防疫物资储备和采购需求。几个月下来,市场变化巨大,特别是疫情的全球化使得口罩需求大增,于是比亚迪也就及时调整了经营战略。目前生产口罩的是比亚迪旗下的比亚迪电子,依托较强的研发力量,比亚迪口罩机及主要零部件均为自制,成本相对较低,年口罩业务有望贡献收入超百亿元,利润约50亿元。当主营业务大受影响的时候,这也算另辟蹊径,及时调整的有效自救了。

财务造假与业务造假

瑞幸一开始就不是实实在在做买卖的初心,全世界用了3年时间证明瑞幸的作假。在美国上市的瑞幸咖啡丑闻仍在发酵,受其拖累,跟谁学、爱奇艺等多只中概股也被做空机构盯上,瑞幸造假事件进一步引发海外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不信任,中概股危险了。证监会已经第一时间对外表明严正立场,并就跨境监管合作事宜与美国证监会沟通,积极支持境外证券监管机构查处其辖区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召开第二十八次会议,国务院副总理、金融委主任刘鹤主持,听取了打击资本市场造假行为等工作进展情况汇报。会议强调,必须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肃市场纪律,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证监会提了个“财务造假”,金融委提了“资本市场造假”,对于瑞幸而言就是“业务造假”。被认为是财务造假一是大家的惯性,二是财务假只是业务根源的表象。瑞幸的造假动机不在于财务部门,按之前被披露的情况,造假的内容主要是业务数据,虚增价格、销量等。假设瑞幸的财务不知道内情,拿着这些业务数据处理做会计反映也合情理。在业务部门提供真假难辨的数据时,财务部门还要履行一定的监督功能,评估衡量合理性。这事按说不该算作财务造假,但确实也不能排除其财务部门单方面制造假数据的可能。就算不对造假动机不知情,对合理性的判断也是有问题的。总的来说,瑞幸的财务穿了公司的衣服、裤子,听了公司的错。但并不能把所有的公司造假都认为是财务造假。财务部门要执行好准则,坚持不做假账、不做假表,必须坚持财务的职业道德。

五一假期

按照诗与远方部的数据,今年的五一假期,5天全国共实现旅游收入475.6亿元。2019年的五一小长假,比今年少一天,实现旅游收入1176.7亿元。两年接待游客的人数,分别为1.15亿人次和1.95亿人次。“统计数据不问出处”,说多少就是多少。就看这个数据,我想有这么几点可以解读下,一是旅游经济开始复苏,这个大产业不重启对经济增长的压力太大,目前同期腰斩的数据,肯定是春节假期的零封比不了的。二是目前仍然是限量开放,错峰开放,有一定限制的开放状态。毕竟仍处于特殊的阶段,百姓的需求略略大于社会供给。三是国家和人民都对旅游产业寄予厚望,随着疫情防控的常态化与风险的降低,旅游经济会很快恢复。预计暑假和国庆国内旅游会有比较大的需求,既有国外不能去的原因,更有居家日久的原因。相关新闻中官媒的话风也很是积极的。

伊朗的新货币

伊朗老百姓都从亿万富翁变成了万元户,他们的资产瞬间缩水了4个0。因为伊朗发行了新货币“土曼”。5月4日,伊朗议会投票通过《伊朗货币和银行法》修正案,将官方货币由里亚尔改为土曼。法案要求伊朗中央银行重新计算汇率,1土曼约等于1万里亚尔。更改法币在世界历史上并不罕见,委内瑞拉、土耳其等多个国家也都进行过类似的货币改革,背景大多伴随着政府赤字和通货膨胀的大幅攀升。伊朗的这一举动据说已经酝酿十多年了,始于2008年,而近年来,受美国制裁影响,带来严重的通货膨胀,里亚尔汇率不断走低,黑市中美元对里亚尔汇率达到约1比15万,1971年以来,伊朗货币已经贬值3500倍,经济状况越发堪忧。在目前还用纸币的时代,这样做能降低点伊朗的印刷成本。金额少了四位数,对会计工作也是简化了不少。

打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