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周贰拾之贰零

  • 2020-05-14
  • 341
  • 0

文:邹轶君

每周关键词语:任正非的CFO;比亚迪口罩(续);丰巢收费;网上广交会;比特大陆;

任正非的CFO

任正非是接地气的企业领袖,他的很多讲话我都印象深刻。5月6日,华为对外公开了任正非在平台协调会上有关代表处CFO定位的讲话。又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讲话,这个讲话是关于CFO的。财务人应该听听他的理念,老板们更应该听听。任总说到“我们曾经要求一部分优秀的项目CFO到小项目中去做CEO,一部分大项目的CEO到小项目中去做项目CFO。项目CFO要懂业务,周末去到你的城市附近,爬爬铁塔、装装基站,哪怕你不会调试,能把螺丝钉拧上去,也会比别人懂得多一些,就有希望比别人晋升快;项目CEO也要学学财务,在这一段电缆中,用工是多少、预算是多少……,好好去算一算。”CFO都是财务出身,对于业务存在一道天然的、难以逾越的屏障。CFO要好财务,不懂业务肯定是不行的,要到一线去实战。这不仅是对CFO有意义,实际对所有的财务人都是意义重大的事情。任总的思路是把CFO培养成CEO,换句话说当CEO前应该做过CFO,不管是财务出生又懂得业务的CFO,还是业务出生具有理财智慧的CFO,都是接任CEO的好后备。最新的案例就是新晋的中国移动总经理董昕,一位曾经的北邮管院学生,一位曾经的CFO。

比亚迪口罩(续)

上周记录了比亚迪生产口罩依靠非主营业务盈利,本是个挺好的申请。没几天,就又是一条关于比亚迪口罩的消息,这次是负面的。美国当地时间5月6日,加州州长表示他们向比亚迪公司订购的价值约10亿美元的口罩中有数百万个原定本周运达的N95口罩因为联邦认证过程中的问题而被延误了。因此,比亚迪需要退还口罩合同支付的预付款的一半,即2.47亿美元。甲方定了货,付了预付款,乙方发货了,甲方自己的认证延误了,让乙方亏款,但货已经运到了。这样的甲方,实在是“霸道”,“因为我出了问题,所以你要赔偿我”。据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企业不止遭遇此次退款事件,只是这次金额最大,但原因统统都是“美国联邦认证的问题”。记得在疫情初期曾经看到有人说过存在这样的风险,如今果然成真。而那已经运到大洋彼岸的价值10亿美元的口罩,在遭遇退货后会是怎么样的命运呢?

丰巢收费

从4月30日,丰巢宣布实行会员制,非会员包裹只能免费保存12小时,超时12小时收费0.5元起步,引发用户不满和舆论争议。被提及最多的抵制理由是12小时来不及取件和快递员不经客户同意就将快件投放丰巢。消费者的理由相当有道理。在这个业务场景里,远不是丰巢和收货人的双边关系。快递员是个重要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并不受到丰巢和收货人的约束。约束快递员的是他们的雇主快递公司,公司对快递员的发货数量和速度有要求。还有第五个参与者是快递柜存放单位或者小区物业。这足足是五边关系,虽然并不两两成链条,但着实也是够复杂的。回到根本,因为用户有需求,才有了快递柜,既然用快递柜,免费和付钱都是市场行为。用户觉得贵,就别用,但用了就得接受丰巢提出的价码。近期丰巢也收购了速递易,收购了这个市场占有率第二的快递柜运营商后,实际上顺丰旗下的丰巢大概占有了70%的市场,走向寡头。议价能力强。所以,只要用户的需求在,这个钱肯定是要收的。至于收多少钱,这是可以博弈的,但我认为价格在目前这个区间是不敏感的。当用户接受了从免费到收费,费用在一个合理的区间里,大概都可以接受。

网上广交会

4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第127届广交会将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广交会由商务部和广东省政府联合主办,创立于1957年,每年两届,分别于春秋两季举办。通常,春季广交会在每年4月中旬举行。广交会是国内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国际贸易展会,被誉为中国外贸的晴雨表和风向标。非典那年的第93届春季广交会,国际采购商人数较2002年同期大跌八成,举办方同时首次了组织“网上广交会”,此后,这一模式被延续下来。同年的第94届秋交会期间,“网上广交会”共达成意向成交2.9亿美元,确认成交7664万美元,占当届总成交金额的0.37%,那时的“网上广交会”属于现场交易补充的定位,主要目的是促进外商在网上洽谈,在现场成交,提高成交额。17年后,真正意义上的网上广交会来了,所有参展企业都将拥有独立的24小时全天候网上直播间,连续10天在云上展示“中国制造”。这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一个全新的结构设计和流程再造。新的模式,新的挑战,过去广交会现场,一些供应商会在门口挂出“禁止拍照”的提示语。也有一些供应商在展出结束后,宁可高价将展品运回公司,甚至将展品就地砸碎,也不低价甩卖。因为带到广交会的展品中,很多是新产品样品,虽然要展示公司实力,但也怕产品设计被其他公司“抄袭”。很多参展商还是心存不少顾虑的,拭目以待吧。

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是全球比特币矿机最大的制造商,两个合伙人吴忌寒、詹克团起步于比特币的草莽之时,在去年10月虚拟货币的熊市阶段分崩离析,而在5月8日,两人的闹剧演到了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的办事大厅里,争夺齐了营业至执照。当现场叫号至办理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变更事项时,数人突然站起簇拥至窗口,气氛陡然紧张。不久前,当当网和李国庆也发生了类似的一幕闹剧。去年比特大陆内乱的时候,吴忌寒向全体员工发出电子邮件,凭借比特大陆全资大股东的身份解除詹克团的一切职务,并将公司的法人和执行董事都变成了自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怎么确定的?《公司法》里规定是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法定代表人。实际程序是公司选出来的。然后去工商登记或者变更登记。从法律上谁是法人应该任公司的决议。詹克团申请过行政复议撤销之前的变更,但实际上即使撤销了,也不能改变公司的决议。问题就是公司的撤销和重新任命的决议是否有效。从比特大陆的公司结构来看,吴忌寒确实能说了算。詹克团是清华技术,研发工程师出身。吴忌寒是北大经济,创投基金工作出身。

打赏
感谢打赏!
微信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京ICP备14005179号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