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战“夜哭狼”

  • 2010-10-17
  • 1,021
  • 0
  • 0

遇到了孩子晚上哭闹的问题,我咨询过来人。答复不外乎是孩子有不舒服的地儿,或者孩子白天睡多了。

自打mavi回家后,只有一天是安稳地一觉睡到天亮,其余的日子晚晚都是“夜哭狼”。

Mavi虽为女儿身,但活脱脱是个男孩的脾气,调皮的劲头绝不输任何一个小男孩。让我不得不产生是否有东西遗落在她妈肚子里的想法。只要眼睁开的时候,她不存在身体和嘴巴同时停止的可能,从而我们的脑袋里阵阵的嗡嗡,期待的只有她睡觉。令人头疼的是,近来她睡觉的时间骤减,中午从3个小时减到1个小时,甚至不睡;早上原本7点起,变成5点前就醒了不睡。

今日刚到寅时,彪悍的哭声如约而至。当撕嚎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习惯后,事情就非常不好办了。她的需求是起身玩耍,但在这个时间段,谁能如此呢?当她的需求的不到满足,嚎哭成为唯一的手段,更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

一个小时的好言相劝和连哄带骗后,毫无成效。对待孩子同样需要有策略,为了遏制事态的发展,并为未来做好铺垫,需要上措施,其实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

⋯⋯(过程略)

经过几次三番的来回,最后在“无限循环故事“的催眠下,她不得不死赖在我身上睡着。耗时一个时辰有余,世界回复平静。谁知这份平静能耐多久?

交锋过程下来,得到一些体会。尽管才20个月大,其实我们说什么她都非常明白,不过她的表达方式还有缺陷,还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由于不能表达清楚,我们也不能理解她的诉求,于是产生了“沟通不畅“的局面。同样是哭,含义不同。开始的哭声,包含的耍赖索取的意思,强烈希望你满足她;”上刑“后,她的哭声就变成了寻求帮助,当然指望的是另一个人;求助无望后的哭声,就完全是恐惧和请求谅解了,给她一个台阶,她也会顺道下来。

我与她的交锋将长期存在,接下来的一二十年,我想我还是应该能够占据主动,但也不能放松警惕。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