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昆明

  • 2012-06-01
  • 1,031
  • 1
  • 0

虽然到过云南,却只是第一次踏足昆明,对昆明的认识还只是建立在“春城”这两个字上。除了气候宜人,我猜想这个城市并不会发达到较高的程度。到了昆明,也不出意外,大面上就普通的二线城市的模样,建筑没特点、道路灯光不明亮,路面设施不健全。配套上,从巫家坝机场的厕所可见一斑,水平不高。此外,住了一个号称按四星级标准建造管理,但连二星都够不着的酒店,是不是也能从侧面反映出昆明这个城市的状态呢?

云南这片土地,在当前的水准下,应该也就是那些自然风光更具备吸引力。

不过日益商业化的氛围,让那些本该沁人心脾名胜变了自然的本性,如同光腿穿毛裤,胳得人不舒服。

照例租了辆车,方便快速的四处转转,节约时间。在昆明开了几天车,对这里的道路状况也有了些了解。整体来看,路不宽,车不多,好车更不多;除了滇池路以外,基本就没有特别像样的马路了,道路维护不佳,整个城市好像都在修路,不是道路封上围挡,就是路面坑坑洼洼,路灯亮度也远远不够,最让我头疼的是这里的路面指示标志不太清晰,左转、直行、右转搞不清楚,特别是几乎没一条路的最左侧车道都是单独的掉头道而不能左转,有些不习惯;这里爬坡的小路不少,开手挡车就得考验车技了。有天开车听广播,说昆明下月20多日将开通地铁,难不成是因为修建地铁才把城市弄的如此糟糕?

既然对环境已略有失望,又不愿窝在住处吃大锅饭,寻找美食成了头几日的要务了。身在昆明,自然都要找些云南风味,有两个地方还蛮有特色,可以书写一二。

被世俗认可的,其实味道平平,有些可能还不及北京的云南菜馆。或许北京的馆子为适应北京人的口味做了适当的改良,一些馆子的菜总是让人觉得有种臭臭的,酸酸的怪味,倒是有馆子的格局风格更有些特色,比如石屏会馆。石屏会馆闻其名就知是石屏的风味,石屏豆腐和烤鱼看来必不可少了,但这两个菜确有些让人失望,豆腐味道臭臭,烤鱼没有剐鳞很不习惯;一大锅气锅鸡味道虽不错但价钱高了些;乳饼算有特点,但蘸料并不地道;会馆的店堂设在一处老宅中,典型的西南民居特点,这点还给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蔼若春,一个好听的名字,同样也是处在一座古色古乡的建筑内。“蔼若春”意指做人谦和,有如同春天遍洒大地的宽大胸怀;做事坦诚,能如同秋水一眼望穿。除了名字和环境外,菜品口味和价钱也较之石屏会馆更讨人喜欢。点了如下几样菜:韭菜抄薄荷、常规炒饵块、鸡枞蒸土鸡蛋、冰镇葛根、菠萝饭、油淋干巴,全部成功。第一次吃到了葛根这种所谓丰胸大菜的植物,据说泰国某地的女性因为常年吃葛根,平均胸围要比泰国其他地区的女性多出8厘米。了解了以下,葛根,一般做汤,南方的蔬菜,有点像红薯口感,发涩,具有滋补营养、养颜护肤、延缓衰老、改善骨质疏松、调节雌激素水平、清除体内垃圾,以及改善循环、降脂减肥、调节血压等多种保健功能,看来不光适于女性。

福照楼。在点评网上这个饭店位居前列,很凑巧它就主动出现在面前了。7点去还要排队,可见生意之兴隆。辗转一番后,8点进店点菜。遇上一个无头苍蝇般的服务员,浪费了不少时间,结果便是点啥啥没有,居然最后连米饭都卖完了,招牌菜汽锅鸡居然只剩最后一个小锅,要不是遏制住服务员的絮叨,可想在这最后的美味也被人抢了去了。如此火爆的生意,也可预见东西不会太好吃了,事实便是如此,得个及格还可以。

有一样东西在昆明随处可见,地区特有的三角梅,让昆明缀满了亮丽的紫红色,无论是在云南大学,在大观公园,在翠湖公园,在海埂,在西山,在南屏街,还是在马路上。三角梅俨然成为一串联之物。由于时间有限,大多的游览都只够见缝插针、走马观花。抽了几日的空,倒是把昆明知名的景点都走到了,说起高手,还和对整个城市的感觉一样,特色不足,环境欠佳。

云南大学。云南大学很有西南特色,植被丰富,环境优美。建校快百年了,校园里有不少历史遗迹,归纳之是既有绿化又有文化。

海埂公园。原以外海埂公园很大,因为是允许开车进取的,但不知为何仅仅开了1公里多就出门了,或许是开错了方向?在海埂公园内,能观赏滇池的景色,欣赏那一片绿水。滇池可能算是昆明最负盛名的景致了,最为我国第六大内陆湖,这里的水面也是足够宽阔,不过似乎滇池在逐渐变小,原因是满池的水葫芦。原本寄希望于它来治理滇池的水污染,不了成片成片的水葫芦或许将成为新的污染源头。开出海埂公园,在环滇路开了半圈,满眼都是翠绿色的湖水和碧绿色的水葫芦,真可惜了这地方。

金马碧鸡坊与南屏街。金马和碧鸡是昆明东西的两座山,“一关在东一关西,不见金马见碧鸡”,金马碧鸡坊坐落在昆明中心,靠西的因与碧鸡山近叫碧鸡坊,靠东的就是金马坊,虽然此坊为后在原址的翻建,但依然是昆明的标志。金马碧鸡坊往南便是南屏街,是昆明的步行街。和大多数的步行街一样,这里搞了点当地特色,人流相对比较集中。尽管以上号称昆明的必去之地,但昆明着实还应当再做做门面工作,我感觉环境、布局、规划还有许多许多有待改善的地方,如同整个城市一样。

西山。其实就是以碧鸡山为主的几个山头的合集,西山上有个龙门景区,可以做拦车上,也可以做所谓的环保车上,也是走着上,但就是不让自己开车走这7公里的路。显然除了一点点的安全因素外,变相收钱才是目的。我是向来不吃这套,步行上山,锻炼身体。虽然最终没有登顶,没有看到景点的景致,但并不遗憾,至少走过来的路是自己走的,路过的风景也没有错过。

大观楼。据说能登楼观滇池,身列中国十大名楼,国家4a级景区,我们慕名而去。导航领我至一堆废墟,我无法确信这与上面陈述的名头能匹配,这里是大观公园的西门,不是正门,但也不至于糟糕到如此。至今我都没有搞明白,出名出在哪里?一座仅三层的矮楼,看不出任何特点,目光所及之处也不过是公园内的一汪潭水,除了清朝名士孙髯翁所提的那幅180字长的号称最长的对联外,普通至极。让我把此与黄鹤楼放在一起,确实艰难,最恶俗的地方,就是传承了中国大多景点的陋习,在古色的公园内混搭上3d电影、儿童乐园、碰碰车⋯⋯,一个景点的水平就在这里了。

官渡古镇。离住的地方不远,抽空去看了一眼。与去过的其他古镇相比,没有特别的不好,也没有特别的过人之处。林立乱七八糟的旅游商店,卖着好多不相干,但又似乎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的东西。之前听闻官渡古镇,是说这里有一些佛教建筑,果然在此看到了少林寺、观音寺、法正寺等,还有一个占据中心位置的古石佛塔。相对还有些意思的是手工饵块传习坊和乌铜走银传习坊。

海埂基地。从小就听说海埂基地的大名了,出处当然是不争气的男足。作为一个高原训练基地,海埂是很多运动队冬训的理想场所。今朝有幸踏足此地,也算了了自己一个心愿,总算对这个地方有了直观的认识。说起来海埂基地这个地方,就依仗昆明的气候了,基地里的设施都已经非常陈旧了。

翠湖公园。在宣传上都能看到翠湖里有很多鸟,但为什么我去的时候一只鸟都没有呢?大早上去逛公园,陪伴我的除了绿油油的植被,还有成群结队的晨练者。翠湖是城里最大的公园了,看起来很受老百姓的认同,当然如果有传说中的红嘴鸟的话,就更棒了。

陆军讲武堂。黄色的建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像维也纳的肖尔布伦宫。这里成列着特别翔实的史料,各种各样那个年代与陆军讲武堂相关的实物、照片、文字等。我看到了不少耳熟能详的名字,蔡锷、唐继尧等,朱德、叶剑英都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学员,里面还有张康克清“革命熔炉”的题字。今年年初去了广州的黄埔军校,较之,讲武堂的历史地位和规模虽不及,但作为云南军事历史的见证,他还是有着不错的底蕴。

金殿公园。吴三桂和陈圆圆与此地相关,说明这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先不说那些历史故事,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是非常惬意的,郁郁葱葱的植被,满是历史痕迹的建筑,尽管有些不搭调的小商业在,但已经是我认为昆明最好的景点了。金殿名字的来历应该是园内那座全铜制的小殿,看了一眼金殿的门扇,纯铜的,看着就那么的给劲。

东川。最后写这段,因为实在是不想写。去东川的结果就是拍了100多张拿不出手的烂照片,但过程却异常悲剧。东川红土地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这里的红土地,加上鲜花、生长的和收割的庄稼,再映衬上云南的蓝天,美的一塌糊涂。5月底也被认为是一年中的最佳拍摄时间。很投我所好。正事办完后的第二天,早上一出门就发现左前胎瘪了,看来是扎胎了。于是本来想赶个早集的计划变成了满城找修车店。手拿两个手机找修车的,恨不得连方向盘都不握了,找个好几个,不是拆了,就是还没开门,还有一个只能打气不能补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汽配城,把轮胎搞定了我算是踏实了。上路后,走高速还是顺利的,但东川红土地的摄影点是在山沟沟了,一半高速一半山路,单程总共200公里,开了接近4个小时。当然这些其实都无所谓,如果能排出好的照片。可偏偏今天的天气绝对差到极致,空气中充满了雾气,乌云密布,摄影的难度太大了。中途我其实多次想折返了,但还是不甘心。最终的结果是可悲的,拍照再练练吧,或许下回碰到这状况,还能拍出两张好片子。

在昆明4天,气温相当舒适,但却日日阴雨交替,云贵高原湛蓝清澈的天空始终没有见面,怀念起2008年在丽江的明媚阳光和天高云淡,此行真有遗憾。

[nggallery id=8]

评论

  • Lucy回复

    梯田那几张景色真不错,天气不给力真是可惜了。对于你能连点的菜名都记这么清真是佩服啊,我吃完当天就忘了。金殿我上次去了,那么大个铜屋子确实很震撼。虽然这次是个很平淡的旅程,但胜在休闲,不过司机同志确实辛苦了,此致敬礼^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