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军共读】一个人的朝圣

  • 2017-07-31
  • 138
  • 0
  • 0

哈罗德·弗莱,六十岁,在酿酒厂干了四十年销售代表后默默退休,没有升迁,既无朋友,也无敌人,退休时公司甚至连欢送会都没开。他跟隔阂很深的妻子住在英国的乡间,生活平静,夫妻疏离,日复一日。

一天早晨,他收到一封信,来自二十年未见的老友奎妮。她患了癌症,写信告别。震惊、悲痛之下,哈罗德写了回信,在寄出的路上,他由奎妮想到了自己的人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邮筒,越走越远,最后,他从英国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横跨整个英格兰。87天,627英里,只凭一个信念:只要他走,老友就会活下去!

这是哈罗德千里跋涉的故事。从他脚步迈开的那一刻起,与他六百多英里旅程并行的,是他穿越时光隧道的另一场旅行。

20130110152856

以下是领军们的心得:

刘晓刚

修心路上,与自己同行

上学的时候,读书总会附带一支笔、一个本,遇到好的词、妙的语,就会记录下来。这种读书记笔记的习惯后来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应用而被渐渐遗忘,每每读到一本好书也只有感叹几句、逢人讲几个片段,有的甚至只是记住了书名,仅此而已。时间久了,就像没有读过一样。这比较契合国人喜欢输入不喜欢输出的价值观,但只输入不输出,始终不能成为自己的,那么多读也无益。

如果人生一路走来,始终平淡如水。工作无功无过,既无朋友,也无敌人。工作以外,波澜不惊,日复一日。你会不会觉得枯燥乏味、悲哀至极,你会不会以为人生就这么过去了……哈罗德ž弗莱,小说的主人公,六十岁,在酿酒厂干了四十年销售代表,退休时公司甚至连欢送会都没开。他跟妻子住在英国的乡间,生活平静,夫妻疏离。他以为人生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天早晨,他收到一封信,是二十年未见的老友奎妮寄给他的。奎妮患了癌症,写信告别。

这封信把哈罗德带回了年轻的时候。哈罗德自出生以来就刻意低调努力不被人关注,奎妮和他是同一类人,但比他勇敢。所以一件公司事件之后,奎妮不辞而别,这让哈罗德伤心遗憾了很久。哈罗德得知奎妮患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时,震惊、悲痛,他写了回信,在寄出的路上,他由奎妮想到了自己的人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邮筒,越走越远,最后他从英国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横跨整个英格兰。87天,627英里,只凭一个信念:只要他走,老友就会活下去!凭着执念他最终见到了奎妮,但此时此刻的哈罗德已不是当初脚步迈开那一刻的“失败者”哈罗德。

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人,先是小镇加油站女孩,哈罗德向她解释自己要去看望一个患癌症的老友,女孩说自己的姨妈也得了癌症并且谈起了信仰。然后是旅店的陌生人、银发绅士、喜欢简ž奥斯汀的女人、骑自行车的母亲等等形色各异的人。开始时,哈罗德向每个遇到的人解释自己出走的原因,他要走路去看望一位老友,老友患了癌症。虽然大家不都能理解他的行为,不过还是报以鼓励和支持。慢慢的,哈罗德不再解释,因为他已经认定了要做这件事,已经不需要通过反复解释来换取别人的支持和认可。这是一个人心里重建的过程,也是一个人的朝圣。

再到后来,哈罗德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他有了很多慕名前来的追随者,虽然这些人可能并不清楚哈罗德走路去看奎妮的真实原因,同时也不乏想借此炒作、发财成名的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时候的哈罗德已经无比坚定,他依然按照自己的计划行走着,重复着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的动作,不去理睬周围或善意或嘲讽或指责的言论,哈罗德在通往内心强大的路上继续前行。

追随的人群聚了又散,哈罗德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旅行。而此时的莫林,哈罗德的妻子,也由起初的愤恨开始变得宽容。因为儿子戴维的自杀,莫林已经很多年不和哈罗德沟通,随着哈罗德缘起寄信的突然出走,她变得痛苦、迷惘,却也第一次站在哈罗德的角度看问题。在经历了87天的分别之后,两个人重新拉着对方的手,站在海边。无论莫林是否真正明白哈罗德这一趟徒步旅行离家出走的原因,但是这已不妨碍他们又一次牵起对方的手。

“世上有多少个朝圣者,就会有多少条朝圣路。每一条朝圣的路都是朝圣者自己走出来的,不必相同,也不可能相同。只要你的确走在自己的朝圣路上,你其实并不孤独。”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世人对于内心精神世界的感触有着同样的思考。人类终究是个体差异构成,每个人都不可能依附他人。在通往内心强大的路上,每个人只能与自己为伍。当一切似乎都已太迟时,哈罗德敞开心扉,让世界走了进来。我想这是本书最引入入胜、发人深思的部分,也是其宣扬的核心价值所在。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可能艰难、或许乏味,坚持下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修心路上,不管是有人陪伴,还是独自坚守,学会与自己同行,在通往内心强大的朝圣道上坚定前行。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