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洗牌》读后感

  • 2017-12-01
  • 1,089
  • 0
  • 0
 文:邹轶君

关于这本书

本书是作者于2010年写成的,2016年中文版翻译出版,当然是在《纸牌屋》火遍全球之后。

与《纸牌屋》一样,这是一本畅销书。想着几年前电视剧《纸牌屋》的风靡程度,可以想象这本同样是政治题材的小说应该也会令人印象深刻。不过话说回来,《纸牌屋》的书家里有,但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是否看过,脑子里满满的都是Mr. Underwood的音容笑貌,那必是电视剧带给我。所以对此书的期待多少有点受同作者同类型小说改变的影视作品的影响。三天阅完,感觉尚好,不错的畅销书,也有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的潜力。

关于作者

作者迈克尔·道布斯写成此书的时候就已经超过60岁。这位畅销书作家,精力保持不错,经历更是其写作的巨大源泉。道布斯20多岁就步入政坛,后来当过撒切尔政府的幕僚长,大概是办公厅主任的职务。最终于保守党副主席的职位上退休,2010年被英王室册封为男爵。正是这些经历使得专注擅长这些政治题材的作品,素材太多。

2

关于书名

《重新洗牌》乍一看书名,书中应是充满了强大的政治角力,狡诈的政治伎俩,复杂的政治关系,惊心动魄的故事。一手烂牌不好玩,使个手段结束,或者再来一局,洗牌,换一手新牌,再重新开始。不过读后的感觉,我并不完全是这样的体会。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好故事,但联想不到洗牌发牌的感受。封面书名下面是写着The reluctant hero,是书的英文名,直译大概叫形势所迫不情愿的英雄。我觉得这和书更贴近些,不管把reluctant翻译成什么中文意思,但毕竟这本书是塑造了一个英雄的形象。Hero对的是人,现在的中文书名可不会把读书引导向一位优质男主角。译作受译者个人情况的影响比较大,先不论译者的能力和水平,就其情怀和观感都直接影响着不读原著的群体。作者是个独立个体,译者也是个独立个体,读者同样是。说的夸张点,刚读完的不是道布斯的作品,而是译者的书。好在这只是部畅销小说,主要看情节,文字没有那么复杂,或许大家的理解也是十之八九的类似。

关于背景国家

作者在最后写道,书的背景地是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这个信奉伊斯兰的国家在地理上位于“丝绸之路”中段,处于多条道路和不同文明的交汇处,数千年前就用单一的交通枢纽将东西方连接起来。天山往西,出了新疆就是吉尔吉斯斯坦。未曾去过,也不知能否涉足,但从过去了解的信息,伊塞克湖很美,李白出生在碎叶城,新疆的柯尔克孜族族和吉尔吉斯人是同源的民族。1936年吉尔吉斯纳入了苏联,直到1991年独立。在苏联治理期间,就像书里写到的那样,苏联在某种层面上把吉尔吉斯当成了“垃圾场”。莫斯科是绝对的核心,吉尔吉斯这么偏远的加盟共和国只是体现其的战略地位了,发展不快。独立后,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的几个中亚国家一样,破败多年,政治动荡。2008年吉尔吉斯斯坦的贪污感知指数是1.8,算得上全世界最腐败的国家之一。尽管作者在致谢部分客气的表达了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现状和现任领导没有那么阴森可怕,不过他在那待过一段时间而且在政坛混迹多年,我想他是真是为了避免麻烦而加了这句。成书的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爆发全国骚乱,数千反对派游行示威,要求总统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辞职,局势失控,反对派与警方冲突,造成近百人伤亡,两名政府高官被扣为人质。之后,国家颁布新宪法,政体发生改变,又选出了新的总统。

关于主人公

小说的主角哈里·琼斯是突出渲染的孤胆英雄,尽管还有女伴玛莎,反派贝格等角色的存在,但他们统统都是为了更加凸显哈里的男神风采。这说明作者符合西方人思维模式,擅长、喜欢塑造个人英雄。

哈里有钱有势。他是个富二代,父辈留给丰厚的家产,及时经济衰退,也不受影响。他在政界经历丰富,当过内政大臣,还差点去当了外交大臣,在政坛人脉广泛、资源丰富。不过哈里不单是个有钱有势的人。

哈里有情有义。他对离世妻子的爱恋,以及救过妻子一名的扎克的情义是本书浓墨重彩的。这个个性特点也是被反派抓住设计陷害的关键点。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了哈里的情义,故事不是没有了色彩,而是根本就发展不下去了。

哈里勇敢坚毅。站在情义之上,他在营救扎克的过程中展现出巨大的勇气,那不是常人所能为,可能也有些太过超常而失真了。在受刑中依然保持清醒而抓住扭转局面的机会,在翻越雪山逃离的路上也表现出十足的坚毅、果断。

哈里机智聪明。回到伦敦,他并没有认为事情结束,而是借助多年的政治经验和政治敏锐,洞察出蹊跷和内在联系,找出元凶,破局复仇。

一个个性鲜明的英雄,就像邦德、斯塔克、兰登、伊森、那样跃然纸上,令读者着迷。

关于故事

毫无疑问这是个跌宕起伏的故事,有血有肉,引人入胜,就像是在欣赏一部好莱坞大制作。情节上是先从回忆重要任务的关系开始。然后双线并行启动,一条线是扎克在比什凯克监狱里的受难,另外一条是哈里要设法寻找扎克。高潮部分当然是主角们在比什凯克的种种事情,哈里与玛莎的爱情,哈里的营救行动,反对派的协助,扎克的被救与哈里的被抓,哈里与贝格的正面交锋,玛莎的离世,哈里的逃离。最后一部分是复仇,哈里追根述源,找到源头,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利益的一场局。结尾虽短,但相当有画面感。“他小心翼翼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镶着红色丝绸的小盒子,这个盒子是他母亲为数不多的遗物之一。哈里打开盒子,把手表放在他的奖章和一枚破烂的棋子旁边”。

这枚棋子,贯穿了始终,是一匹“马”。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