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也怀念会计 ——《怀念狼》读后感

  • 2018-04-03
  • 1,188
  • 1
  • 2

文:邹轶君

新千年的第一个月,贾平凹写完了《怀念狼》。一如既往是精美的语言,行云流水的文字,虽然没有特别复杂高级的辞藻,但就是和一般人写的不同。他能用轻淡的笔墨,再现实生活中人们习以为常的又经常忽视的景象,但却能引人入胜,朴实中有深度。

u=584016233,1909240867&fm=27&gp=0

贾平凹和商州有深厚的情感,他写的很多作品都以那儿为背景。有人说,贾平凹的作品古怪偏僻,西北风下很多都是传奇的狗血故事。《怀念狼》中描写的故事就相当的狗血,可称贾氏聊斋,光怪陆离的很。写得如此,那必定是既有生活,又富有想象力。《怀念狼》通过对人与狼神秘离奇故事的演绎,表达了作者的生态思想,以及对人类现实生存境况的关注与忧虑。相比原来生态意识不觉醒,生态观念缺席,如今大家都在谈生态,大概也是因为经济发达后,大家解决了温饱,需要满足其他更高级的需求了。

生态是个系统,系统就要平衡。书中故事里的狼没了,生态失衡了,于是从人打狼变成了需要保护狼,于是满地的庄稼被泛滥的黄羊糟蹋了,于是猎人自己变成了人狼。狼在时,人要打狼;狼不在了,人却需要狼、怀念狼。没有了狼,人要活下去,只能在心里有狼。总之,悲情的很。贾的原话是“怀念勃发的生命,怀念英雄,怀念世界的平衡,也怀念自然的野性和纯性”。

6_副本

原来的平衡被打破。平衡丢了,整个生态中的角色要素组成部分都会不适应。一个点引发的失衡,将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崩塌。在倡议生态环保的今天,这种联动效应大家是熟悉的。狼尽管凶恶,但在商州那的生态中是不可缺少的要素。狼的数量急剧减少,可能只是因为狼袭击过村民,而引起了人们对狼的恐惧。猎人们把狼都杀绝了,但他们似乎并有没有意识到没有了狼,又要猎人何用?猎人和狼是对手,捉对存在。失衡,猎人无法适应,放不下手中的猎枪,也放不下心中的猎枪,把最后的15只原本要保护的狼统统打死了。最后,狼没了,猎人丧失了生机与斗志,失去了生存的动力与意义。

新的平衡要建立。很多时候,平衡被打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无法抗拒。生态系统本身有着自我调节的能力,经过一段或长或短时间,伴随牺牲,洗牌,重构,全新的平衡就形成了。三国开场,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是如此。只不过对于系统中的角色要素会有点残酷,适者生存,不适者就再见。在越大的生态中,个体越渺小,影响系统平衡的几率越小。但在不同生态再平衡的过程中,个体的角色要素要做的,是顺应时代的潮流,小不点得跟着走。要不然,就只有是暗淡的被淘汰掉。主人公的猎人舅舅,无法适应没有狼的失衡,离不开狼,结果自己变成了人狼。他怀念狼,不少人都怀念狼。

我们是否也会怀念会计?怀念的是一种平衡感,想旧有平衡的温暖。历史的车轮不停向前行驶着,财务改头换面都已经不知发生几茬了。20年前,可能还在用算盘,10年前,可能大学里的财务人还在经费本上写数字,再往前就不说了。现如今,科技发展真快,技术革命,引起社会需求改变,原来的需求没有了,原先的供给也就没必要了。要适应新的需求,就得改变供给的方式。不少口水预测都提到会计是95%以上的可能性要被取代的行业。去年好几家公司弄出财务机器人后,这似乎就真被提上日程了。而从目前技术发展的趋势,以及经济社会的需求来看,确实感觉很快就要有颠覆性的变革了。财务人即将面对没有“会计”的环境,那500多万会计怎么办呢?我想,过去不过是我们给自己讲的一个故事罢了,认为过去比现在幸福是一种幻想,可能挺美好,但不真实。反正,千万别在生态平衡调整中失去了位置。平衡被打破是不可抗的趋势,在新平衡中找到位置,可要比怀念会计重要的多。

最后,说说平衡。人的一生,也就是在平衡、失衡、再平衡、再失衡的循环往复中度过。说穿了,我们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不断寻找平衡。

评论

  • 邹轶君回复

    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