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孩子,保证入局——《局外人》读后感

  • 2018-04-28
  • 603
  • 0
  • 3

邹轶君

好在加缪得了肺病,要不然世上就少了一个小说家,而多了一个不知是为阿尔及利亚还是为法国效力的足球运动员。

s4468484《局外人》是加缪小说的成名作,成于他还很年轻。的时候。书太薄了,放在满员的书架上很不显眼。和挨着它的几本比,是“小巨人”,精悍且划时代。只几万字,读不过一两天,小说蕴含着刊心刻骨的哲理,占据了重要的历史地位。

加缪像是总写悲剧的,作品令人感到压抑与绝望。悲剧直观上就是要发人省醒的,不像喜剧。臆想加缪本人的生活估计不会太快乐,要不然可能无法塑造那些深入人心的形象,比如《局外人》中的默尔索。默尔索是个可怜虫,但又很符合人们常说的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既然就是要让人有所感悟的,也就妄加评论几点。

6_副本

timg1

  • 偶然与必然

    唯物辩证法讲偶然与必然,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既对立又统一。必然是说这件事一定会发生,偶然说了是呈现的方式、时间等的不确定。默尔索是一个脱离社会的异类,给他的结局虽然残酷了一些,但仅是程度差异罢了,文学作品给了他最强音,现实生活中的“默尔索”也必然不会有好的结局。结论已然放在了那里,从属的“偶然”发挥的作用就是让观众以及“本人”感觉如此的巧合、意料之外、不走运、上天弄人,其实那是早已下的判决。

  • 道德与法律

默尔索是一个维护社会基本法则的牺牲品。他先被道德盼了死刑,法律在后面成了道德的跟班。道德与法律又是一对辩证关系。在法制社会,最终得靠法律解决问题,因为法律随着国家产生,是治理的需要,而道德是文明进步的一部分,也更抽象些。普通人更容易从道德着眼,毕竟道德更贴近生活。道德沦丧,道德败坏的必定就是坏人了,于是他们干的事情也就容易被认为是违法乱纪的了。简单说会有很高比例的人群是以他人的道德品质作为事情的判断基础,而非事情本身。品行不高的人做的事,多半要慎重衡量。法律判断容易被道德判断影响。读完书后,我又看了一遍《十二公民》。4月27日,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

  • 共情与孤僻

生活中,我有点担心碰见默尔索这样的人,和正常人不在一个频道上,感觉不可控。不熟悉的不好根据自己的社会经验判断其下一步的行动;要是摸透了脾气,感觉就更没必要去主动鼻子碰灰了。我一般下意识的会主动回避一下,也会告知孩子保持距离。就拿默尔索来说,他总体是孤僻的,可说特立独行,有自己坚固的小世界,基本不会被干扰。说的任性点,这样的人便是超级“任性”。相对,最近总在说一种能力,叫共情。共情重要到你绝不可忽视,它让你会办事、会说话、受人喜爱。假如总是心中自有自己,万事都从自己出发到自己结束,视野范围内全是不同需求的自我克隆人,那便就是孤僻,一开始是心灵的孤僻,最终将是人生的孤僻。

  • 入局与出局

最近好像有个学生正是议论的焦点,她姓岳。很多人在评论这个事情,也在评论岳同学和她的母校,各种观点,各有道理。我觉得这个孩子某些方面某种程度有点像默尔索。她以后可能挺难的。我得告诉孩子们,保证入局。特立独行和孤僻的人会向两个方向发展,说的极端些,要么好成领袖、社会宠儿,要么坏到被社会遗弃。风险都大。融入环境才好生长,一颗种子搁在地面上可是发不了芽。好歹入了温暖湿润的泥土之局,在基本的规则下,可再去设法多吸收点水分、养分。在局内是正常人,在局外就是怪人了。

成了局外人,离出局就不远了。

微信图片_20180428230632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