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润的春节

  • 2019-02-07
  • 155
  • 0

文:邹轶君

听说北京飘起了雪花。出门前竟把半年都没打开过的汽车天窗打开了,由于很少操作,敞了多日。感谢送上温暖车衣的好人,把雪水湿润抵挡在了车外。这个春节,五地五千公里,被水润围绕。

初到石垣岛是个傍晚,风和日丽,温暖怡人,真是一个理想的度假地。一天晚上,突然狂风暴雨,即使在有屋檐的连廊中也站不住脚。后来G.O告诉我,这是冬天石垣岛的日常。幸好在岛上的几天就遇到这一段风雨,幸好有这一段风雨,让我们在次日见到了深蓝色海水中冲过来白花花的巨浪,千军万马一般。但这部军马冲进绿色区域后就有点偃旗息鼓了,让这边的风帆爱好者们聚集一起鱼贯逐浪。当密云被吹开,阳光洒了下来,水色远近不同,植物高底不同,沙滩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礁石,沙滩上的礁石边悠哉爬行的寄居蟹,这些眼帘中由水领衔的美景令我走在无人海岬感觉舒服极了。

 

冲绳岛远比想象中大的多,大到没有汽车就无处可去。从那霸一路往北,行驶几十公里在海边的公路上。过些日子便是一年一度的冲绳马拉松,于是竟见识了不封路的马拉松测试赛,几百辆车跟着测试赛选手200每分钟的步频,井然有序。岛上的景点似乎并没有那么有趣,倒是岛上的自然本色更加迷人。特别是低低的毫无距离感的围墙,特别是狭窄但出奇整洁的街巷,特别是在岛中高高的地方远眺岛的边缘渐变的色彩。继续往冲绳市的高处,有个小小的动物园。如此干净没有气味的动物园在我生活过的地方没有见过,踏进这个儿童世界竟让我怀疑这到底是否是动物园。甚至能抱着大象的长鼻子喂它们吃胡萝卜,孩子们有些怯怯但又抑制不住兴奋。离大象不到2米,也没有闻到任何难闻的气味,于是我走得更近些,没料想它竟是一泡大尿,淹没一切的势头,满地都湿润了。

 

没有哪个孩子会不喜欢迪士尼。尽管我自己不可能去,但像我这样的家长,千千万万都不可阻挡的在大年初一的8点中就聚会在上海迪士尼的大门口等待一场将持续数小时的“陪玩马拉松”。迪士尼是令人尊敬的内容制造者和项目运营者。不断有新内容的输出是保持活力的重要标志。模仿者众多,但从未被超越。迪士尼船队不断在丰富其阵容,哪个国家的水域都期待着他们的驶去,可是船队似乎还要选择,不但要有足够多的拥趸,还需要足够强的消费力。所以,即使一船的人都在“晶彩奇航”中被阿拉丁神灯滋了一脸水,但并没有丝毫埋怨,反而是心甘情愿的阵阵欢笑。

 

回到故土,那是满处是水的地方。新年的到来,水都流到了家里。大年初一,就发现厨房的天花板在滴答流水,水珠沿着橱柜,沿着瓷砖不住的滑下来。二楼没有人住,邻居据说元宵节后才能回苏,物业的工人很多都回家过年了,于是这日常的小麻烦可能得持续上几日了。无奈下用了点非常规手段解决了问题,为了庆祝,雨水便淅沥沥的掉了下来,水润湿冷。和老妈、小女冒雨到同里水乡一游,在潮湿的石板路上,游人如织,但这个5a景区却没有迪士尼的统一规划和内容,也没有日本小镇的亲切与干净。

春节尚未结束,水润还将继续。

其实我们都离不了水。

老子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