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江南的油菜花

  • 2012-04-05
  • 832
  • 0
  • 0

最近两年的清明,我都回到江南。这个时节的江南从古至今都受人追捧,鲜美的时令菜肴,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均是诱人的东西,让人迷醉。

稍微遗憾的是交通的畅达和小长假的设计,促使更多的人落实“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梦,结果便是那些驰名的景点变成了一锅人肉饺子,或许游人们很难有古人那种惬意的体会。

我还是尽量避开人群,这是原则,乌泱泱的人群实在是让人感不到快乐,享不受轻松。由于时间太短,不能出门太远,最终选择了南浔和宣城两个相对冷门,但又不失江南气的地方。于是我们2天半时间开了800公里,跨越江浙皖三省,涉足苏湖宣三城,虽开车辛苦,但一切都好。一路上听着广播中各地播报的拥堵信息,相比自己身边的轻松与清净不免欣喜,但又着实为国内的旅游心头一紧。

清明的清淡明智的意思,按传统,清明应该干两件事情,一是上坟祭祖,二是踏青郊游,这也是我们这次回苏的两个主要原因。2日一大早,我们一大家人便集合出发,奔赴爷爷的墓地。没有选择在4日的正日上坟,当然也是为了躲避潮水般从上海涌来的上坟大军。由于上海墓地有限,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上海人选择把祖辈的墓地安设在周边的苏州、无锡等地。爷爷2009年入葬于某公墓后,这是我第一次来此拜祭,其实也是我成年后第一次上坟,一直以来,我对于丧葬文化知之甚少,与我热衷传统文化相悖,缘在祖宗们都健在,我也不愿去了解这些,当作避讳。此次拜祭,除磕头尽孝外,还了解了一些江南丧葬的习俗。更多的文化传统待回京后慢慢补充。

一套礼俗完毕,我们驱车十几公里,来到太湖西山的一个农家乐,一家人开始家长里短。这个季节的苏州,最多的时令美味,螺丝、马兰头、金花菜、青团子、茨菰、小河虾、红肉,样样都是可口佳肴。于是乎饭桌上逐一点来,满满一台子。戏说家煮婆一年难得回趟婆家,这时候来把好吃的都吃到嘴里了。稍有遗憾的是农家的手艺欠火候,与家父、家伯相比,相去甚远。

把酒言欢几个小时,我们舍下佳言,告别大家,开始久违且又期待的二人之游。我们从西山出来,跨过太湖大桥,沿着太湖波光粼粼的湖面行驶,直奔70公里外的南浔古镇。1点半光景就进入了古镇景区,江南不比北京,几十公里的路程便已是另外一番天地,另外一种文化,另外一种语言。南浔位于沪苏杭嘉湖的中间,历史上是个大家的“后花园”,在江南众多的古镇中,南浔别具特色,是江南六大古镇之一。

古镇的风格对于出生在平江路上的我来说再熟悉不过,小桥流水,石板路,风墙黛瓦。南浔现存的遗迹多是近现代的东西,古镇说古,那些能看的东西也不过百年的历史,张家的法式地砖、欧式洋楼,刘家的家庙和牌楼,不应算得上古镇特色。古镇的古是古在古镇的格局与历史,像南浔这般的,特色还是不够浓郁。南浔的名声或许还是来自她的特殊地利和历史地位吧。想起几年前带老婆去寻根的诸葛八卦村,倒是因其村子的八卦布局和诸葛亮后代的自诩而很有特点。

我们没有在南浔花太多的时间,不到4点,就已离开南浔走上了G50高速,径直向西。180公里外,是宣州在等待我们的到达。一路没有调试好汽车空调,太阳直射,韵韵妈妈在密闭的车厢内似乎有些中暑。到了敬亭山度假村,她就瘫倒了,这天的行程宣告结束。

本想在宣州搞些当地土菜,却同因内人的虚弱而告止,改在酒店内解决,其中一碗泾川闷面味道不错。餐间商量饭后去城里体验下当地的足疗水准,不曾想晚间这里遭遇大风肆虐,另有雷电交加,只得乖乖回房休息。据说当晚整个江南都是狂风大作,江东百姓遭受一晚8级大风的蹂躏,次日整个宣州都是树倒枝断的场面,可想风势之大。晚上在房休息,还另有一遭遇,正当伏案计划明日行程时,突然一片漆黑,所有电源失效。估计也是大风吹坏了供电系统。度假村一片黑暗,只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和噼啪的雷电。15分钟后,供电恢复,同样突如其来。

宣城被誉为文房四宝之乡,笔或许比不上毗邻的湖州,但纸和砚绝对都算顶级。除此之外,“宣城自古诗人地”的说法表明宣城与诗的特殊渊源,曾经李白、韩愈、白居易、杜牧等大诗人相继来此寓居,在此地留下多少脍炙人口的诗句。宣城绩溪县的胡家,说出几个名字来都如雷贯耳,胡宗宪、胡雪岩、胡适、胡锦涛,但据说在宣城历史上最厉害的家族非胡家而是梅家,至于出过什么名人,还真说不出来。

原本在宣城的计划看来是太紧凑充实了,细想一天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完了,于是只得缩减行程,不得不放弃桃花潭和胡宗宪尚书府。由于住在了敬亭山,自然不能不去敬亭山,这事宣州市民休闲放松的第一选择。敬亭山森林公园近在眼前,不过考虑到后面的计划,我也不过是在门口拍了个到此一游。

 

在宣城还有一个东西不得不说,在宣城可以随处见到听到李白,而李白除了诗写的好,爱喝酒被世人熟悉。李白曾7次到宣城,为的就是当地的美酒,李白与纪叟的故事,当地人都可以娓娓道来,而纪叟的酿酒技艺被传承了下来,举起宣酒大旗的就是宣酒集团。

3日早上,我们慕名来到宣酒酒厂参观。一进酒厂大门,扑面就是浓郁的酒香,甚是醉人。花了点银子,找了个导游带我们参观了整个厂区,从而看到了酒窖、酒库、凉饭场、生产线、酒文化博物馆,还品尝了两种宣酒原浆。其中,宣酒小窖群和凉饭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把一个企业变成了4a旅游景点,显而易见企业领导的想法。宣酒的特殊性使得宣酒集团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其实这是互相帮助,相辅相成的好事;宣酒集团在推广企业文化的同时也在传承当地的宣酒文化,实在是值得借鉴的事情。

带着2口酒气,我驾车驶向江南第一漂。

途中,听广播说国内大多5a景点的门票频繁涨价,有的甚至一年涨好几次。4a级景区的门票都很少有下百元的了。看这架势,再涨涨就真玩不起了。我想以后的好选择只能是大西南、大西北的纯自然风光了,不用花门票钱,只要人站那,四周都是风景,要是人在长精神点,连自己都是风景。

4月正是江南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一路过来满眼的鲜黄。江南的油菜花没有那种成片整块,多是星星点点,但也算满山遍野,与西藏、青海的成片大规模相比,是另一种调调,都很美。在国道和县道上开车,比起高速来就能随时停下脚步与美景合影。

 

去到江南第一漂是不易的,一段乡道差点让租来的斯科达精锐歇了。沿路还见了“皖南第一漂”“月亮湾漂流”等招牌,没有受诱惑,坚持江南第一漂,因为它的名头听起来更唬人些。

漂流真是件让人放松心情的事情,2个小时沿着江水而下,看着山听着水吹着风想着事拉着老婆的手,多享受。看起来大家是都去祭扫了,在这里游玩的人不多,我们俩独乘一排竹筏,随波而下,水面上所能见的就只船夫与我俩,偶尔可见山间小路行走或岸边打衣的村民。江南第一漂,全长应当有20公里左右,途径5个景区,但不知何故,现在的漂流仅为8公里,好在时间也不够,8公里2小时正合适。号称5个景区是各有特色,于我们这都不重要,什么云雾缭绕,什么跌荡穿梭,什么桥啊,石啊,潭啊,中意的就是那身处山清水秀中的一分宁静。

 

 

 

 

 

有些遗憾,由于时间太短很多想去的地方都没有去成,留给下次把。不过跑了几个地方,再加上沿路的景色,没有办法不让人去追求乡野间的惬意生活。爸爸跟我展望他退休后归隐山林的设想:10家人,守一片田地,养鸡养鸭养猪,种树种花种菜,打牌喝酒赌钱,好不快活,据说好几个老弟兄都有意同道,我支持他,这般的晚年生活更健康,更有意思。眼前就该去找适当的地方了,因为还得花2、3年时间把地先养起来,届时直接就能有收成了。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