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人口增长带来的潜在风险

清朝的人口数量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从顺治年间的约七千万猛增到了道光年间的大概四个亿,这个数字可能达到了当时世界总人口的大约三分之一。但这么多的人口并没有让清朝如何,反而积累起很多问题,伴随其他问题一起,最终导致覆灭。

人多是好事,这是很普遍的认同。事实证明,未必。

洪亮吉去贵州考察一年回来,于1793年写了一部《意言》,其中第六篇《治平篇》着重体现了他的人口论思想,洪亮吉人口论基于他敏锐地观察到由于人口繁衍速度过快与社会经济法发展速度跟不上之间的矛盾。洪亮吉指出,现在的人口比三十年前增加了五倍,六十年内增加了十倍,那么百年后人口岂不是的增加二十倍。这么多人,地却未变,人地矛盾突出,除了土地,还有很多其他社会资源都会变得十分紧缺。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甚至更为激进。

清朝的前一个半的世纪,开发了不少新的地区,增加了不少新耕地,资源总量是增加的,但并抵挡不住大量的新增人口,人均耕地面积急剧减少了43%,每人耕地少于8亩,新的资源都用光了。当资源足够多的时候,人口的增长带来劳动生产力的增长,这个逻辑没问题。但总资源已不足时,成本效益的边际就逆转了。人口相对于耕地增长的更多,导致了一般生活水平的下降。男的新增人口越来越多,运输业吸收了这些增量,但是到了19世纪早起,中国的商业紧缩,问题就集中的暴露出来了。还有个问题,就是人才过剩,教育系统生产出来的人才的速度远远高于盛世的需求,人才过剩的危机是盛世中的真正危机。

清朝人口激增的负面影响可以给高校发展带来些警示,值得关注。

资源和需求,这是人口增长的前提,前者大于等于后者的时候才能正循环起来。高校的发展离不了优秀人才的汇聚。近些年,各高校的人口普遍是猛增的状态,包括了优秀学生,包括了各类优秀人才。一方面,教育事业发展带来的需求是显然存在的,将需求紧紧联系学校发展规划与战略,切切实实的明确出来,让增长出来的人口有清晰的奋斗方向,有事能干,有价值能创造,对于高校是十分重要的事。另一方面,资源的管理与摆布是极其重要的。洪亮吉把土地当成最重要的资源来研究,对高校来说,资金、房产、信息、生源、成果、品牌等可以资本化的都是可以看作为资源。假如资源已经超过了人均需求就得亮红灯了,长期超资源负荷的运转会给学校造成许多潜在的可能会潜伏很久风险。当然,增长的人口同时会带来资源或者创造新的资源,这使得高校的资源实际上是个动态变化的状态。假如新增人口更多的是占资源的而又不扩充各种资源(可以把资源视为价值),那对组织而言并不好,这方面需要建立机制好好需衡量。总而言之,高校在增长人口时应当挂钩资源管理,同时要高度重视资源的创造与配置,保证资源总是足够在人口中的配置,实现更大的价值创造。可否考虑设置一个配置全资源的议事机构?

————

当时嘉庆皇帝让官员们出来批批时政,其实就是做做样子。洪亮吉当真了,利用他之前收集到的大量社会矛盾的资料去上疏,把弊政与解决方法都与皇帝直言。这一直言,差点被斩,最终是被发配新疆。据说嘉庆帝认真看过上疏后,觉得洪亮吉说的很有道理,1801年下令赦免了洪亮吉。

打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