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五百年》读后感

翻书前,自问一句对何上瘾?同时,也在脑中过了一遍能想到的瘾品。与书中所述大体相符。作者是历史学者,把瘾品放入历史中书写,让人感到咖啡、酒精、鸦片、可乐、香烟、盐……在人类历史进城中样样都不简单。

人对瘾品的需求绝大多数情况是来自生理上的。从瘾品中,人们往往能得到满足感、快乐感、幸福感、成就感,精神上的巅峰。这些东西没碰到也就罢了,一沾上就甩不了。上瘾很容易,戒掉谈何容易。所以,瘾品都是些能控制人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通过瘾品控制了人群,也就能控制社会。因此,权力与瘾品就挂起了钩。尽管瘾品让人上瘾后一般都带来不好的结果,尽管社会对瘾品的反感往往很强烈,但并不能撼动瘾品的位置。同时,在人与瘾品之间,实际是由经济在连接,瘾品是经济源。经济基础对于权力而言的重要性不用多说,除了追求单纯的经济收益以外,掌权者也要通过来自于瘾品的经济性控制来体现政治收益,比如盐、酒、烟的专营。所以,无论从统治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我们经常能看到不良瘾品的存在、禁而不绝、禁又重生。

瘾品在适量的时候就是常物,但一旦上瘾后就质变了。如今有几个瘾品,一是游戏,二是奶茶、三是小视频,在广泛、深刻的产生不良社会影响,备受关注。但这两个托着巨大资本的产物,会退出舞台么?会暗淡下来么?

跑步不能算瘾品……

打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